關於部落格
已轉移至 http://www.facebook.com/stay.deep.under
  • 964234

    累積人氣

  • 27

    今日人氣

    496

    追蹤人氣

不如相忘于江湖



偏激文注意


我的心裡,有理想的人生。
那並不是那麼難以追上的目標,現在也一樣。
實際上很簡單,首先渡過無聊青澀的學校生活,找個還算能接受的工作,
只要這一切能夠兼顧我小小的興趣,胸無大志啊。

猛然回想起來,我大概有一年沒好好寫過網誌,很少開心地寫。
大概有近三年沒有回過留言和MAIL。

就好像我已經裂成兩半,樂於忙碌生活的那一半被吸進黑洞壓縮得面目全非,
說實話連我自己都找不回來。
留下來的另一半,被茫然和呆滯所佔滿,也只懂得生產晦澀的思考。
偶然迸現幾絲熱情,就一閃而逝而已。

那就是我剩下的了。或者說,剩下的我。

朋友問我,你什麼時候開始回留言和回信呢,什麼時候才再對我們說說話。
我苦笑著搖頭,
「我得花很多時間…去瞭解一些更迫切的事。」
然後我回到我的沉默,讓自己像個影子般消沉。

多麼長的時間。
在朋友們忙於多彩多姿的生活時,我把我鎖在家裡,思考和試圖治療自己,
並且很明白,在得到合理的思考結果之前,不會有治療的可能。
無奈地我發現光瞭解自己似乎並不能讓我快樂。
我可能得去瞭解世界上所有人的感情發展之所以如此發展,他們這麼做之所以這麼做。
不然永遠不會有答案,一個為什麼總是有人不見容於我的答案。

每次我想到這裡就忍不住失笑。
我在說什麼!我是指,
我是一個多麼平凡的人,那麼滿足於自己的平凡,
COS也好,漫畫也好,連興趣也都維持得不長久,
更何況都只是一些稱不上值得推廣的玩意,
話說回來甚至也沒去想如何做個好的同人創作者或是稱職的宅男宅女。

過著淡而無味的日子,
一頓合意的晚餐或一本有趣的書,甚至一小段深度睡眠,就能讓我再三讚嘆生活的美好。

然後呢。這種平凡的人有什麼了不起的東西鎮年鎮月地思考、有什麼傷要療 ?
我也不知道,
如果我能夠不糾纏的那麼深,我就會大聲的喊,

『天哪!COSPLAY是來自惡魔的產物!千萬別小看它,
那可不是你開開心心地裝扮成自己喜歡的角色到活動上去找同好聊天玩耍,

它挑逗著每個人的虛榮心和競爭心,要是你膽敢踩進它的圈子,即使你保持著自然開闊的心胸,別人也不會放過你。

有些朋友會因為拍誰的人多而對你心有介蒂,到最後忘了你對他們的好,當你是個仇敵。
喔或者他們是記得你的好但還是把你當個仇敵。
又或者他們一邊使用著你的好然後一邊把你當個仇敵。

不認識你的人也會做出認識你的模樣,四處高談闊論編造著你的事蹟,
而且多麼慈祥地,他們一定把你塑造的絕對醜陋骯髒,而且他們受你所害的詳實記錄可以追溯到祖上11代。

還有他們邊做著這種缺德到姥姥家的事,邊覺得自己光明正大,
值得以12276公里的時速送進英烈祠供起來,因為他們這可是仗義直言,雖然都是編的。

看過高橋留美子的人魚系列嗎 ?有種東西叫人魚肉,吃了能長生不老,
不過能吃的人很少,體質不合的人,吃了可是會變成個凸眼的醜陋大怪物。
這意思有點差不多。一樣的嘛,反正那些不適合接受挑戰的。(聳肩)
後來牠們還不都張著血盆大嘴,一邊流著口水噴著口臭地要咬你。

多少人會完全忘記自己的大腦正常,
堅決使用大腦功能失調的態度,去相信任何一個自卑狂所編造的瘋狂謠言,
然後向身邊每個人散播,興奮得像吃了來歷不明的野香菇。

會場上有時還會出現一些令你不解的COSER,奮力到你面前來,用白眼和誇張的表情告訴你,
“他們不像你這麼虛偽or下流 or不要臉(請自行代入喜歡的負面形容詞)”,
然後昂首闊步的離開,留下表情是 =D=b的你。
至於你是哪裡虛偽or下流 or不要臉(請自行代入喜歡的負面形容詞),
他們也沒空跟你多說了,
而且如果他們直接說是 “聽謠言講的”,那多不體面啊,一點都沒有那種清高的感覺了嘛。

有時你也會收到一些有趣的MAIL,裡面寫著諸如 

“雖然在會場上我去找你講話時,你很有禮貌又很溫柔,看起來很誠懇,但我朋友說你的親衛隊都在瞪我,
而且他還說你是裝出來的,你說啊,現在你打算怎麼給我交代”

之類的內容…原來除了對人禮貌溫柔外加誠懇還不行,
不但要開保證書還要因為他朋友挑撥離間唯恐天下不亂的唬爛給他個交代,
收到這種信一定可以讓你的心情一整天都好得像吃了炸藥。

還有這些自認懷才不遇的人們會集結起來,聚到一個板上去,
在那裡培養他們高昂的戰鬥意志,並且藉由 “有同伴”的感受來讓自己更加覺得理直氣壯。
你一言我一語,不知覺間就締造出他們驕傲的偉業! 
所向披靡!世界上最污穢的正義!
他們沉醉在妄想裡,編造、假藉各種謠言任意誣衊任何一個他們看不順眼的人,不知羞恥地露出令人作嘔的指責嘴臉!
匿名萬歲!又沒人知道他們是哪幾個COSER或者非COSER!
想著別人比自己更糟糕,罵的最難聽或編的最離奇的,還能夠從其它人的反應上得到莫大的滿足感!

他們說:「啊──(滿足的嘆息)看看我,看看我,我是多麼的偉大,
我在這裡隨口講幾句,就能破壞別人的名聲,蒙蔽事實,是說誰管事實是怎樣啊,反正我就是知道。
看看這些人的反應,更凸顯出我編劇的才華有多麼的高。」


聽起來是不是有點讓人覺得痛苦 ?
但沒關係,
你流下的淚他們會幫你解釋好,那是在
裝可憐搏取注意力。
別人對你的肯定? 很遺憾,只有白爛或瞎了的人才會肯定你,肯定你的都是白爛或都瞎了,
而肯定他們的則是慧眼獨具,是他們實力的成果。

當你對人表現感謝或熱情? 別有目的啦,不然就是想巴結人
還有跟別人站得太近或合照? 那是新的交往對象,他想染指人家(or追人家 or後宮=>這真的很詭異)
那關於你的痛苦 ?哎呀,裝模作樣而已。
那…你被踐踏到不成樣的人格 ? 
拜託~他有什麼人格啊,私底下他保證比我講的更骯髒,而且我隨便說說而已,真的不是那樣的話他又何必在意。
我早就看他很不爽,想整他很久了,現在他知道厲害了吧,
看看以後他敢不敢,看他以後會不會乖一點,呸,我看到他那張虛偽的臉就想吐。

現場的觀眾們請起立鼓掌。
其它還有許多充滿創意與爆發力的作品,在此無法一一枚舉,請落選的人們不要失望。
*對了,"當事人特別獎" 我會頒給 “看看以後他還敢不敢,看他以後會不會乖一點”,
因為我很想知道到底是 “敢”怎樣? 然後 “乖”是要怎樣乖。(摸鬍子)

所以就算你是個謙卑的人,也從不炫耀自誇,生活圈也封閉得像個自閉寶寶,
只要你踩進COS圈,只要你膽敢,
以上的特別待遇都會免費宅配送到你眼前,完全不消花半點心力,就會死黏著你不放,服務盡善盡美!
別忘了那些醜陋的大妖怪,啊,我是說大怪物,牠們也會很快地張著一張惡臭的嘴追著你咬。
你就算像我一樣被咬爛了還不死,也會被他們的臭味給薰出病來。

這,就是COS圈!! 』





我那麼疑惑,像我說過的,究竟這些人喜不喜歡自己?
總不會這一刻他們大剌剌地做一些見不得人的事,下一秒還能打從心底地自認自己是個好人、是值得被人喜愛的人吧。

這多麼不可想像。

但我到最近才明白,這一切原來並不矛盾。
他們或許就是因為知道,所以才做出這些事。
也許因為不夠瞭解自己,或是沒有能力剖析自己的行為,又多半是因為欠缺道德感、自尊心也沒高到想做個正當的人,
隱隱感受到自己的缺點、無能、軟弱、自卑之餘,他們便開始拒絕相信自己是那麼無用的人,
他們想反抗跟辨白,所以去輕視和否定別人的努力,去抹髒別人的清白。

當他們因為懶惰,不去努力使自己變好的時候,
當他們因為軟弱,受到各種誘惑而做出違背道德和良心的事的時候,

他們就這麼做了,把別人想成、說成更骯髒的模樣,這樣就不會使他們更自卑了,
相反的還可以使他們自大起來,得意洋洋地覺得自己是充滿影響力的,
這比任何努力都要輕鬆。

你看過嗎,看過那些醜陋的具現體 ?
他們認為自己很強大,但憑的只是因為別人沒他們那麼下流,沒興趣吸食污水為生,
但眼睛看不清的人很多,
有些人抱怨著自己被匿名板攻擊,卻又一邊混在裡面不可自拔,
有些人受到傷害後忙不迭地往那裡面衝,以為那就是個掌握成功的好方法,
以為別人受到中傷就等於是自己的機會,主導對別人的攻擊就等於自己的優勢,
多醜陋又多可悲。

其實我知道的,從我的嘴裡在我的領地提起他們,會讓他們HIGH翻天。
那就好像是在說明我真的被 "他們 "給"傷害" 了,
那好像是我在肯定他們的影響力,而他們也好像真的有能力傷害我,不是嗎?

所以我一直不願意。不願意造成這種錯覺。
我傷心的是人性的醜陋無知,悲痛的是見識了這些可笑的人,
讓自己對生命的意義產生質疑,而且無法挽回熱情的流逝。

如果你努力追求自己的提升,渴望與人接觸,
然後這只是個很小的圈子,接觸的人也少得可憐。
但在這裡,仍然會無法避免的看到這種等級最低下的人。
那麼接觸什麼的或者努力什麼的、我的理想人生,這些都只是笑話罷了。

我奮力抵抗過,真的。
再多忍讓一點,生活圈再縮小一點,試著切除生命中被侵蝕而腐臭的部份。
我看了許多書,那些有助於我瞭解自己,同時也瞭解別人。
我和一些我認為能夠給我啟發的人聊天,也看過心理醫生,甚至求助於超自然的力量,
然後我決定在今年夏天訴諸法律。應該說,原本。

我沒有聖人到可以去寬恕這些傷害,也沒辦法隱士到不在乎,
我只是個凡人,渴望得到一個凡人該受到的尊重。

如果說以上的一切,心靈的耗損,精神的壓力,時間、思考,醫療,最後是超自然的力量,
種種努力都不能給我一個最終的答案「我該為何而努力 ?」

那我唯有訴諸法律一途,我那時是這麼想的,
誰來告訴我對和錯吧,讓我明白我是對的、或是錯的,
這些痛苦是來自於錯誤的人性,還是我根本不該照自己堅持的活著,
我應該活得像那些人? 傷害人辱罵人踐踏別人,缺德的當個下三濫,
也許那樣才是做人成功。

回到正題,法律上的處理進行的意外順利,在最後提出正式告訴前,
我竟然覺悟了。

我瞭解到,在這場對與錯的爭執裡,我恐怕是贏不回什麼。

正因為這場官司99%能勝利,所以我想到了──我能得回什麼,
臺面上一些道歉、一些悔過書、然後可能是以後比較平靜也可能一樣不平靜的日子。
但是,這樣我就能忘掉以往那些淚水悲傷、憤恨難平的夜晚嗎,
那些感情呢,
除了那些我不認識的自卑狂、攻擊狂,曾經傷害我的那些 “朋友”呢?
在我勝訴之後,這個世界就會改變了嗎?

我驚覺到,那只是對過去的洩憤,我在失控,
我把過多的心情跟感性往 “過去”砸,
最終我能得回什麼。

還得回來嗎,那份純情。
對未來充滿希望跟期待的心情,毫無警戒地相信每一個人的心情,
還有從這種心情中所感到的平靜與快樂,我無瑕的理想人生!!

沒有誰能還我了。

僅僅是有時候,我會懷疑自己是否不應該追根究底,不該對我的理想人生抱持完美主義。
或許我應該糊里糊塗的接受傷害,有時也傷害別人,
讓一切像過眼雲煙,過去了就不再想起,
不要,不要去細看,也不要想去瞭解,
誰打你就想也不想的打回去,不要去想著誰對誰的好,不要以為自己能夠去背負什麼,不要想當個溫柔體貼的人,
不要去嚐試啊,不可以嚐試,那太過瘋狂。

多淒涼,面對自己追尋的方向,還不瞭解時你瘋狂地飢渴它,以為不找到答案就開啟不了通往下一段路的門;
等到你摸索出現實那個猙獰的面容,心裡知道將來所會碰上的一切,
你不會有勇氣邁向它,你不會敢,
因為現實由無奈拼組得不透半點光,你只能在它的注視下像被栓住的狗,兜圈子。

我哭著說,不如相忘于江湖。

僅僅是兩年,這麼黑暗的日子。
友情接連著變質成尖酸刻薄的諷刺和連篇的謊言,
再來由匿名板不斷挑起我心裡那股對人性的嘔吐衝動。
最後是親人的離開。

如果可以我會選擇過得更平淡,把自己深深藏得沒有人會去在意。
那樣我也許能保有一些小小的熱情。
這種念頭無數次出現在我腦海裡,瘋狂增殖。


不論是來自於一段超自然的經歷,或者是決定提出告訴的那份絕望,
但總之,在那之後我感到理解,
我突然理解了許多,而且每過一日就理解的更多,
然後我對所有一切感到釋然。

我想我是花費了這麼多,才終於頓悟,並且願意做出妥協。
妥協於我的生活中免不了有些骯髒的東西在。

我是那麼地驕傲於自己,
困擾我的原來並不是匿名板上的侮辱,也不是那些似是而非的友情,
而是我在生自己的氣,
氣怎能讓自己的人生有這樣悲慘的遭遇,
怎能讓自己的名聲蒙塵,自己的價值怎能讓它人輕易否定。

但以往的我卻過於柔軟,總想著體貼別人的心情,
對於自己受到的待遇卻無能為力只能暗自傷心,久了就開始生起自己的氣來。

許久以後的未來,在回憶起過去的美好時,我想我一定會不得不連帶地想起許多令人討厭的事。
想起我的人格曾經被那些真正的無恥之徒們侮辱,蒙受不白之冤,
而且還真的有無知的人盲目地相信謠言,愚蠢而不自知,
還好意思進一步地輕視我。
我的價值曾經被那些膚淺的朋友給否定,
為了相機的快門聲就可以輕易地無視我付出的容忍、感情和從不曾動搖的支持甚至於金錢,
好像來自於我的感情與付出比什麼都要廉價。
到那時,想起這一切,我一定還是憤憤難平,但不會再被我的完美主義給反覆鞭笞。

近一個多月來,我過著非常輕鬆愉快的日子,不論身或心。
那必定是因為我心中的壓力都開始逐漸解體了吧,
深刻感受到這點時,我幾乎要感動得從電腦桌前站起來,
看看那些陰鬱的網誌!那些無能為力的沮喪日子,那些強自振作的自我鼓勵!

我不會再害怕那些可能會再出現的友情謊言、還是那些無聊的冷箭,也無所謂相信謠言的人到底有多少了,

現在我能原諒自己了,那些沒能把自己武裝好的部份,
還有沒能夠保守我的完美人生的部份。
我的心逐漸有空間能夠試著再去容納一些東西,一些感情。
我開始感受到快樂,從無止盡的麻庳中找回我的知覺。


所以我開始能夠回想起這些日子我曾得到的東西,
哦,那可是比攻擊跟侮辱要多上太多太多,
我擁有很多真實的感情,有些人一直支持著我,有些人毫不動搖地相信著我,
會有人期待與我做更多接觸,熱切的注視,
只要我開始走向他們,就能得到他們的友誼與善意!你能想像這有多美好嗎?
而過去的我竟然無法感受!


現在我想大喊,我想去相信什麼、追逐什麼,我有話想說,有快樂的心情想訴說!
我想把自己的腦子運轉到最高速度,抱著每一個人大喊著我愛你!
我覺得今天的日出燦爛得要命,而且中午一定會熱到讓人發狂,
不過我決定要在今天去買訂了很久沒去領的玩具,然後去看第七遍變形金剛。





































PS‧最後想起我還沒頒發上面所提到的"當事人特別獎",獎品是我特別破例的回答,
他們說: 看我敢不敢? 雖然不知道是敢什麼,但我知道我敢!
比方說這些自卑狂最在意的一些事,
我確實收到上千件的禮物,還有許多許多少女們的友誼跟愛情。
還有幾百封沒回的熱情MAIL,幾百封手寫的信,
來自國內外許多媒體或公司許多我拒絕了的、或沒拒絕的邀約與工作,
我曾經認為應該把這一切都藏起來,不該讓任何人知道,
以免刺激了那些躲在暗處的攻擊欲。
我並不因為擁有這些而自大,我感到榮幸和感謝,而且我現在敢於承認,這一切都使我感到快樂!
and then?

至於他們說的要我變乖? 休…想。>: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