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已轉移至 http://www.facebook.com/stay.deep.under
  • 9606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96

    追蹤人氣

起床吃藥啦!病病病,來吧ABPS,再見了~聯合公園


消失了好一陣子,似乎應該來交待一下行蹤…
其實自己都待在原地不動 (這次可是真的動也沒動),卻消失了個夠本。

現在回想起來,打從暑假的活動開始,就開始體力不濟,
活動老是去了第一天,第二天就保證癱得啥也不想扮,正確來說是沒力氣扮。
是說其他時間也都只是在家磨磨蹭蹭地,不碰到活動的話,
體力差不差,也沒特別感覺。

10月的活動後倒是真的吃了苦頭,明明沒扮什麼誇張的角色,
事前也沒有趕得多累,第二天還只是扮了由貴,
活動後就一連病了兩個星期,
從日復一日的輕微發燒到折磨死人的胃痛,
最後連一些不知名的大小病狀都前仆後繼地出現,
每天過著哪也不能去、什麼事都不能做的生活。

中間當然是一片計劃大亂,本來還盤算著很多期待的事,
比方說是萬聖節啦,還有相簿人次的99萬、100萬hit等等,
全都想拍些好玩照片來自慶一番的,
一路病就算了,但那可是我的生日啊,
竟然得躺在床上慘兮兮地過,再怎麼說這也太淒涼了,
於是我決定無論如何也要在生日當天去看變形金剛IMAX版,
看完後還買了兩件ドラえもん運動衣給自己做犒賞。
不過這是要付出代價的,那天真的…有夠痛苦,
第一次知道內出血會痛到差點在計程車上昏過去。

然後又是一陣平躺在家裡渡過的日子,於是乎我期待許久的99萬,
也就只能放棄拍新照,用去年外拍的咎狗代替。

沒關係,還有100萬,100萬前一定來得及讓身體好起來吧!
而且還緊接著有我更期待的聯合公園演唱會!
當初我這絕對沒力氣去排隊的人,為了確保買到票花了好一番心血,
還約了一大票人一起去。

是說有沒有這麼巧的事呢,就在我終於恢復到可以出門,
和難得見上一面的朋友聊了一個下午之後,回家就發生慘劇了。
重點是我才使用了 “我”一天?重點是現在離聯合公園演唱會只有一星期不到?

總之突然右腿劇痛,幾乎無法走路的痛感逼得我不得不直衝醫院,
醫生說:『免疫力過度低下』結果造成自體發病,病名撂了一串英文給我,
什麼!?肌肉什麼什麼囊腫!?
我一直以為『囊腫』這種名詞應該只會出現在怪醫黑傑克的漫畫裡,
而且裡面應該裝著一個貝貝。
但不論如何,總之我腿上突然出現了一個貝貝,
所以我現在得跛行渡日,並且每天嗑抗生素。


直到此時,一切才終於真相大白,
原來…原來…原來是『免疫力過度低下』…
所以這陣子連我自己都覺得百病齊發…這些亂七八糟層出不窮的怪病狀,
全是因為免疫力太低…OTL

事到如今我也欲哭無淚,帶著一身上下各種毛病,
除了不良於行,吞完藥後,還伴隨著無法抵擋的昏睡,
弄得我每六小時會醒來一次,趁著吞完大把藥←→再度昏睡的一小時空檔,
像養鵝肝一樣死命往肚子裡塞東西,免的營養不夠,
一邊還得擔心胃受不了…

所以我說,我真的待在原地動也沒動,但也真的像消失了似的。
因為醒著的時間實在太少。

免疫力差到擁有全速自體發病能力的我,
含淚放棄聯合公園的演唱會,放棄各項慶祝,
乖乖地在家裡大把吞抗生素,還有朋友們火速弄來的各種補品,
雞啦、鴨啦、牛啦,還有最最噁心的ABPS…
100萬hit就用之前雜誌用的路德維希照片代替,
聯合公園也沒得去,當天想著朋友們多半都興奮地排隊入場,
真的!連想哭都覺得虛弱到眼淚流不出來。

但是呢,慘的還在後頭,
吃藥吃到麻木,也嚐遍各種味道古怪的讓人不願意回想起來的補品,
玩樂計劃煙消雲散,每天只躺在家裡為了補足免疫力盡全力 “營養”…
做了以上努力,
回診時醫生這麼對我說:狀況很不妙,我們現在手術處理吧!

再沒有什麼比這句話更令我喪氣了,不過並沒有多少時間讓我繼續低落,
醫生手起刀落,我痛得發黑的眼裡看到的全是血、血、血,還有腿上血肉模糊的傷口。

於是現在的我只能悲憤地寫下:
『請注意營養與免疫力,不然可能會抽中再來一次』,然後貼在床頭。

而我仍然努力在昏睡的空檔間努力進食,也許順利好起來的話,
12月的活動就能去玩了。


一定要說的是,謝謝大家在10月活動時送我的生日禮物,裡面太多夢幻逸品了。
我會盡快恢復成能吃它們的體質,以及能穿它們的體型的!
那些精心編輯的回憶錄,也是我纏綿病榻時的強力支柱,
催促我要早點好起來,才能在會場上拍更多合照。

還要謝謝一個很機車的人,
在聯合公園唱到變形金剛的片尾曲時打手機給我,
讓我在家裡噴著大管淚一邊感受現場的氣氛,
可惡,醫生說我不能激動或心情過度激昂的!
但是被你惦記著的感覺真好,好得讓我想報警告你謀殺。

最後還有100萬個謝謝,實在太承蒙大家錯愛了,
在這之前我想到時就會說,等100萬hit時要做什麼什麼,
一定要真的去實行外拍計劃,拿出點配得上100萬hit的像樣照片出來,
然後心裡再嘲笑自己說不知是哪年哪月才會到。
只是從沒想到它到來時,我會是這種慘弱的模樣,
抱歉我藥嗑太多腦子昏沉,想不到該怎麼說這陣子的心情,
等到我恢復了,真想一口氣把延宕的企劃全拍出來,
上山下海去發洩這陣子以來的不甘心。

噢,真希望這不會太遙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