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已轉移至 http://www.facebook.com/stay.deep.under
  • 9606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96

    追蹤人氣

憂傷的靈使骨枯乾


11/27
偏偏是在這種時候,醒著的時間逐漸變長了。
我有點擔心地想,會不會是連日服藥養出了些許抗藥性,
但是病況和術後的傷口看起來情況都不錯,昨天回診時醫生也說了,
只要保持下去的話應該不會再出意外。

偏偏是在這種清冷的雨天,晚上,
一個人突然醒過來,反而覺得莫名地不適應,
想想都渾無日夜地睡了兩個多星期,醒著確實是該不習慣。
雖然不是什麼天崩地裂的慘況,也才多久時間,
就實實在在地讓我真實地感受到一場病有多消磨人。

先是在還沒意識到實際情況的慌亂裡,匆匆地吞下了藥片,
開始活在昏睡和不安裡,
短暫醒著的時候總是對病情的發展戰戰兢兢忐忑不已,
深怕還會發生什麼自己無法承受的變化,睡著了還帶著那股不安,做著扭曲的夢。
猜想這多半是受藥效影響而無可抵抗的嗜睡,
因為常常,當大腦抗議著想醒來,想思考,
也可能潛藏在心裡對長時間睡眠的恐懼在發作的時候,
意識會悄悄地在大腦的縫隙間清醒,卻拿這具沉重的身體沒輒,
於是我就困在睡著和醒來之間,成為一個只有思考能力,但還醒不過來的睡眠者。

那種時刻總是特別難熬,半醒的意識裡,腦袋裡堆積成塊、成山的記憶,
那些最想忘記或用其他記憶覆蓋的,會不聽使喚地私自解碼成文字或畫面,
甚至帶著聲音,在腦海裡爭先恐後地播放,一段又一段,
那多半是沒有前因後果地,但並不影響,因為當一個畫面出現,一句話迸現,
你很清楚那曾經在自己心上劃下多大的傷,血淋淋得就像才剛剛發生。

難道因為清醒過來的部份只夠去感受,
並沒有掌控一切的拒絕能力,無法命令它們回去?
我好像枯坐瓶中,在浪濤翻滾的回憶之海裡被拋來擲去,
瓶外臉孔扭曲著飛掠,快得難以看清,但是每一秒都勾起心裡最難忍下的情緒,
所以我在那或可稱之為夢的時間裡,總是纏綿在壓抑跟悔恨、憤怒和難過裡,
流著淚,當情緒越過臨界點時,我就艱難地醒來。

苦笑之餘也感嘆自己多半也是執念太深吧。
究竟何時我才會不再懷念過去那個沒頭沒腦、只願相信別人好的自己,
然後不會因為過度懷念而不捨,
不會因為過度不捨而痛苦,
不會因為痛苦而悔恨,不會因為悔恨而憤然,
不會憤憤地想到對錯根本不存於此世,我們如何能看見他們付出代價?
究竟何時才不會,在雨夜裡醒來,覺得願意不計代價地丟棄。

即使我很清楚在現實中,當我清醒著的時候,已經不再為此受苦。
我的身邊也不再有善於矯飾說謊的賊,
但必定是我心中還會覺得痛,所以這些記憶不願被褪去,
在脆弱的時刻仍要活過來折磨我。


憂傷的靈,使骨枯乾

好久好久以前就在聖經上看過這句話,
無意間在醫院牆上的壁報上看見,而回到家也收到身邊朋友同樣的慰問,
意識難得清明的夜裡,我不自覺地在腦裡複誦它,
應該說它不斷浮現,而我只是無意識地看著一個一個逐漸清晰又消失的字,
然後念它,一邊覺得何其悲傷。




罷了,一定是藥的副作用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