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已轉移至 http://www.facebook.com/stay.deep.under
  • 96367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96

    追蹤人氣

外拍-LAMENTO ライ



風和日麗…悠閒的午後,
身處在被一家大小貓搗毀的各種碎片跟殘破家具中,
心情是多麼地舒暢跟放鬆啊──

來寫寫上次說過的LAMENTO外拍吧。

LAMENTO的外拍是非常特別的一次經驗,打破了我許多原則才難產而成。

首先是 “外拍”問題,我極度痛恨在家裡之外的地方換裝,
可以在家裡之外的地方換下COS服但不能在外整裝,
除了因為不舒服加不方便之外,沒辦法慢條斯理無後顧之憂的換裝會徹底打壞我的心情。
所以,野外拍攝這種東西跟我簡直是絕緣。

從開頭說起好了,LAMENTO是咎狗之血的製作公司所推出的續作,
但風格走幻想路線,人物的個性也比咎狗來得柔和,
對FANS來說,對角色喜好似乎也會變得比較和緩,
簡單來說就是不會特別超愛或超討厭哪個角色。
身邊的朋友們玩了之後也大多認為裡面沒有討厭的角色,然後喜歡的角色有一大堆…b
其實,我也是。U_U

唔啊~~!!!我一直猶豫著要扮哪一個角色啊~~~~(抱頭亂滾)

三個我最想扮的角色一直在腦海裡相殺,沒完沒了。
從來不曾發生這種一個題材裡同時有這麼多我想扮的角色的情形….

內心寂寞外表堅強的白貓,除了個性是我喜歡的型,扮牠的話還可以對可愛的コノエ上下其手!
靈魂充滿痛苦的黑暗魔法師,完全是我喜歡的型,扮牠的話可以跟拍虐待可愛的コノエ的照片!
在自己的憂柔寡斷中受悔恨煎熬的爸爸貓,眼神和氣質太讓人心動啦,扮牠的話就可以跟可愛的コノエ拍撫で撫で的照片!

太難以決定了,但我又不想做這種一人同一題材裡多種角色的寂寞事,
可是!我又好想以各種身份用各種方法好好地…疼愛コノエ啊>//////<

是說那時我還在苦苦等候我預定擄來的コノエ有心情灌好遊戲,
再慢條斯理地花上一兩個月慢慢打完GAME,
不知覺間,一年半就這樣過了。
這些是以後的事了,反正我的コノエ還沒覺醒~~(咬尾巴)
所以我在會場最先扮的是第四個想扮的角色,失去所愛而被悲傷擄獲的Kaltz。

ライ雖然最早扮,但卻只有在雜誌上出現過。
一直很清楚地記得心裡那種只有一個人扮的遺憾心情,自顧自地找布挑材料,
夜半孤燈伴我磨刀霍霍。


成行的那天其實是意外的意外所造成,不過因為太複雜,就先略過不談。
總之在去年五月某一天的凌晨四點,一行人就摸黑出發了,
搭著攝影師的爸爸大人的吉普車,在山路上搖晃著,
路邊的景色越來越荒涼,漸漸連民居都再也看不到了,
就這麼開著開著…開著開著…開著開著…開著開著…開著開著…在我快昏睡過去的時候,
吉普車嘎然停下,攝影師宣告從以下的路段必需用步行才能到達目的地。

如同最前面所說的,我很討厭在家裡之外的地方換裝,
那更別提是沒有吹風機沒有自來水沒有明亮鏡子的野外…
沒錯,你猜對了,我在出門時就已經是一付貓樣了。

呵呵呵(恍神的笑),也就是說當天我完成了穿著皮褲和亮皮細跟長靴爬山的創舉,
如果有人從直升機上俯瞰的話,還可以從茂密的樹林間看到我的白髮和白尾巴。(推想)

待我們站在深山裡鏡一般的湖邊,陽光已經刺眼的讓人痛苦不堪了,
但在此時卻收到了一份驚喜,
可能是我渴望一隻コノエ的心情太強烈,強烈到大家都看不下去,
於是攝影師捐出(?)了她可愛的妹妹,
扮演コノエ的背影陪我入鏡。

其實不是為了我啦,是攝影師嫌只有一個人畫面會太單調,
只好自己張羅一隻コノエ出來,
而之所以是背影呢,則是因為可愛妹妹雖然玩了LAMENTO卻覺得自己不算是COSER,
所以不願意露臉,只願意做畫面裝飾用。
真是拘謹的妹妹啊。UU

在此感謝攝影師和妹妹的用心,還要感謝攝影師的爸爸大人提供了美好的場地選擇,
媽媽大人協助コノエ的服裝製作…
咦!!!其實我根本該感謝攝影師全家人…(拜)

話說回來,顯然四點出發還不夠早、山也還不夠深,
因為在我站在湖邊,努力營造出浪跡四方的白貓劍士的氣氛時,
還是會有戴著頭巾手持拐杖的登山客陸續出現,
不約而同地,他們走到我身邊就會停下來,開始三三五五的指點起來,
氣氛還很熱鬧融洽,
喂~~~不要拿我當拉近距離的話題啊~~~
嗚噢~~攝影師的媽媽大人,我很感謝你做的一切,
但是真的不用跟他們解釋我們在做什麼~~也不用拿LAMENTO的設定集給他們看啦~
就這樣,好客健談的攝影師的媽媽大人成了登山客的聊天中心,
一群人在離我約三公尺外圍成半圓形,愉快地討論著LAMENTO的造型設計,
一邊還仔細地對我品頭論足。

在這恐怖的情況下,我的表情仍然努力地飄泊,並且要全力制住抽動的嘴角,
還要盡可能無視身旁的觀眾們。
一度還聽到有人說我是白狐狸,差點表情大暴走,(大淚)

說真的,不用管我是什麼啦,快點起步走!不要再浪費爬山的美好時光了。QQ

隨著攝影師的爸媽和登山客集團們聊天的熱烈程度,陽光也越來越毒辣,
攝影師的臉色越來越難看,可愛的妹妹無意間開始露出兇殘的表情,
我的HP也逼近低標了。

ライ的造型完全不人性,基本來說穿上後,想要戰鬥可以說是不可能。
更別提那些又長又捲翹的白髮,夾在高領斗篷間,真讓人惱火到極限啊。
或者說這個造型根本就應該秋冬天再出才對,
偏挑在這種時候爬到山頂曬太陽是怎樣。

而且竟然還得在一群不期然聚集而來的登山客面前拍照,
擺出戰鬥動作時,還會有呼聲跟掌聲助興…

此時就很慶幸只要拍完自己的部份就可以收工了,
在攝影師說出 “好!夠了!”瞬間,我幾乎要掉下男兒淚了,
彷彿受到我的喜悅的感染一般,圍觀的人們爆出掌聲,
還有人吹口哨,
鼓掌的人裡面還包括攝影師的父母親大人…他們也在人群中露出了欣慰(?)的微笑,
我…我不是走唱賣藝的啊!而且你們確定知道我在做什麼嗎??
一般人在深山看到這種打扮的人應該會覺得很詭異,敬而遠之的不是嗎,
是我就絕對覺得很奇怪的啊!…
是說登山客們在三三兩兩解散離開之時,還有位熱情的太太,特地走上前來,
把手搭在我肩上,熱誠地直視我的雙眼,說:
很漂亮!!加油!!
然後踩著輕快的步伐消失在樹林裡。

呃……大家開心就好了…

雖然他們的熱情如此可愛,但臉皮薄的我還是適合在隱密的空間和活動會場上扮裝啊。

所以,雖然ライ沒有在會場上出過,但我已經覺得充份地 “公開”過了U__U

可惜的是妹妹當天也沒有留下任何コノエ背影或人影之外的照片,
當然,從她那天對攝影師說:「確定不會拍到我的臉吧!??」時的狠毒表情,
就可以感受到她的決心了。(笑倒)
後來在看照片時,非常驚異於景色竟然如此之美,
當天由於非常緊繃,完全沒有任何多餘的心情去欣賞美景,
現在回想起來真的好想再去,慢慢地享受深山裡平和的氣息,
也許下次扮爸爸貓的話,會再奇裝異服地去爬一次山吧,
這次三點就要出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