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已轉移至 http://www.facebook.com/stay.deep.under
  • 964234

    累積人氣

  • 27

    今日人氣

    496

    追蹤人氣

地獄一周間


雖然以往還蠻常對活動投以 “可怕”、 “忙到死”、 “累死”等等近乎痛苦的形容詞,
但是…永遠都不會預料到其痛苦程度竟然會一次比一次突破。

重點是,我相信不會有比這次更可怕的經驗了,或者說,請千萬不要再有了。
好玩的事、快樂的回憶下次再寫,這次就先讓我訴苦吧。

大約從一個多月前,原本起因自和朋友的打賭,
我開始把從AM7:00─PM4:00的不正常睡眠時間,調到PM10:00~AM5:30,
並且不是只有一天兩天,而是就這樣持續下來。


除了睡眠時間漸趨正常,也開始記得把櫃子裡的維它命和藥打開來吃,
過了一陣子,甚至連三餐都定時起來,還會記得要吃青菜,
生活可說改頭換面,當然啦,朋友裡相信我有做到的人沒幾個。

主要是從去年10月大病一場以來,直到現在幾乎是三天一小病五天一大病,
時不時就得不停往來醫院,一病就又浪費兩三個星期的,
這樣的日子可能真的嚇到我了吧,總之我過著打從小學以來就沒有過的超健康生活。

可惜的是,各種病痛或意外傷害並沒有少出現,
痊癒不了多少天,就又會發生別的狀況,
是說透支了這麼久,好像也不能期待一個兩個月的正常生活就能彌補。(嘆)

事情的起端大概在活動前一周,為了保全我健康的作息,
這次早在一周前就逼自己下決定究竟要扮什麼,每天都不停地在腦子裡搜索著預定表,
卻無論如何也感受不到想扮哪個的心情,
掙扎著下了決定,卻一定會因為其他原因而不得不放棄,
類似約好一起出的人沒辦法或是場地不適合等等,
由於過程實在太瑣碎,就不多細述,
總之我大約做了10個角色之多的心理準備後又推翻,對我來說實在非常辛苦。


每要下一個決定的時候,腦子裡都會浮現很多相關的想法跟思慮,
然後再不停地整理這些東西,最後才成為下決定的原因,
決定後再推翻,非常消耗心情跟耐力,
所以我是個非常難下決定擬出計畫的人,而一旦決定了就很難接受更動。

直到活動的前一個星期六,
我終於排除其他所有想法,並且行使我那萬惡的活動前摧殘別人的壞習慣,
問hanako之前約的團能不能趕在FF時出,
幸而hanako也是自做派的快手,當下乾脆的答應,
我也馬上從猶豫不決的痛苦中脫出。

決定了要出什麼,而且還是最近正萌著的角色,陰沉的氣息整個一掃而空,
開始積極地做著相關的準備工作,不料惡夢就此開始。

假髮或布之類的倒是不用擔心,這類的東西我本來就有預先買好的習慣,
首先從劍開始,樣式不合或賣家疏於回應之類的,意外地花了不少心力時間;
而明明衣服的樣式簡單,
卻因為縫紉機層出不窮的小故障而多費了至少三、四倍的時間,成品也差強人意;
再來家裡的大小貓口又莫名的情緒騷動著,不停上演許多危險場面,
可以說從一早開始就鬧哄哄地忙到傍晚,準備的進度卻遠遠地落後。
就更別提打算在第二天出的角色了吧。

星期三時,劍仍然未入手,但也算萬分狼狽地將星刻的部份暫告一段落了,
而下午卻接到讓人陷入下一層沮喪的電話,

hanako星期六日有通告。

一瞬間我還以為聽錯,因為改次再出事小,東西準備好以後仍然可以用,
但是等於這幾天來的各種煎熬跟累積的疲倦、不順利而造成的不滿,
就此失去了在會場玩樂而升華的機會。
而且,又得回頭重新下決定了嗎…

雖然雖然,很多雖然,不過我迅速地調整了心情,畢竟工作才是重要的,
再怎樣也不能耽誤到hanako的工作才對。
正常運作的理智,壓抑了不正常運作的感情,當天晚上我進入第二天預定角色的準備工作,
第一天的事則被我先扔在一邊,至不濟就便服去玩吧。

隔日,hanako來電說工作說不定可延期,但得談談看,一切無法確定。
偷偷地燃起一小片希望,等待聯絡,一邊則繼續準備第二天的角色。

聽到這樣的消息真是令人振奮,
準備工作差不多完備了,要是能夠不用再重頭決定計畫就太完美了, 
這使得我在做第二天的衣服時都份外有力氣,
活動前那種期待萬分的心情也呼地一下升高起來。

然後,最後的惡運終於降臨,
在星期五早上起床時,我的右眼發炎了。

雖然我的眼睛本來就超敏感,
雖然我只要身體或精神狀況一差就會身體亂發炎亂生病,
雖然眼睛發炎跟之前的大小病痛比起來已經算很輕微了,
雖然也曾經活動時眼睛發炎變形,讓我當天看來很奸惡,
但時機從來沒有這麼差的!!

它腫的不像話,還血紅得觸目驚心,簡單形容它的腫度的話,
就是野比雄太拿下眼鏡、眼睛用一個3來代替的樣子。

這時的我除了等待醫院開門之外,真是沮喪到了極點。
這時候用掉到谷底來形容我的心情就相當合適了,
因為大約兩星期前另一眼才剛痊癒,
我很清楚知道它的發作程序將在第二天、也就是星期六時,讓我的半邊臉毀容。

並且它不可能奇蹟式地突然痊癒。

而此時,hanako也確定可以空出周末的時間來,能夠依照原訂計畫進行。
還有星期六早上九點朋友邀我去的一個中日COSPLAYER交流會。

如果可以的話,這一瞬間我想推掉所有的約,在家裡狠狠地摔幾個杯子,
然後乖乖地吞醫生開的止痛藥、抗生素和一堆不知名的亂七八糟。

但是FF不能不去,因為hanako是推掉工作陪我出團的;
而交流會不能不去,因為我也順便找了朋友陪我參加,大家為了準備也花了許多功夫,

我真的沒辦法在星期五時告訴所有人我不參加這星期的任何活動啊!

即使我是真的生病…但是大家也都真的投入了許多心力做準備…
或者說我太瞭解中途因外來的不可抗因素取消會多令人掃興…
或者說我自己最討厭這種掃興的心情…

如果我取消了,那她們的心情又何去何從呢。

總之總之…我還是都去了。
不論是早上的玖蘭還是下午的星刻,
都用瀏海厚厚地蓋住右邊的臉,免得可怕的眼睛嚇到人,
連帶著泛紅的右臉也可以稍微掩飾住,
而幸好下午的角色是星刻,只要當個稱職的陪襯角色就好,
只要撐過活動就好,下次再好好玩個夠,我抱著這樣的心情,自我安慰地想著。

但無奈地,從一開始這場活動我就已經註定要很不幸了。
包括先前因為過度相信自己的體力能夠應付早上和下午各出一個角色…等等。


下午約三點到達會場時,除了視線模糊,單邊的視線讓我難以聚焦之外,
我已經開始因為發燒而感到靈魂飄搖了。
加上現場蒸騰的熱氣,
不知多少次面對鏡頭我都突然恍神忘記自己在哪、現在在做什麼,
下一秒才又努力聚起精神,
假裝一切沒事,我只是一如往常地很憔悴而已,
然後小心地從鏡頭前撇過臉,以免慘不忍睹的右臉會不小心入鏡。

期間被我推掉的拍照要求,就請多包涵吧。
拍了這種照片也只能當做病例解析用而已啊~~~(悲)

後來隨著氣溫略降,飽受發燒煎熬的我也才多少恢復神智,
不必費盡全力才能擠出笑容,也開始能夠輕鬆地聊聊天,
略為恢復的視力也讓我得以欣賞場上的美少女及美青年們,
加上有可愛的天子不時慰問我,
嗚嗚,星刻就算吐盡最後一口血也會感到安慰的,
這麼說來,或許這是我在身心上,最貼近角色的一次了吧。

不過這種超越了極限,進入自虐範圍的事,
下次,絕對絕對不會再有了。

要是有下次,我一定要泯滅一切的良知,然後毅然決然地取消所有約,
然後在冷氣房、無菌病房裡,悠悠哉哉地養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