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已轉移至 http://www.facebook.com/stay.deep.under
  • 96367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96

    追蹤人氣

代價


我常常在看電影的時候哭,
在黑暗的環境裡,巨大的畫面翻騰著強烈的情感和畫面,
隆隆的音響則會把該時該景的聲音重現,
毛骨悚然,不是因為畫面的可怕或劇情,而是因為那種不可思議的真實感。
我常常被這種真實感給震憾,因而感動得掉淚。

每次看完電影,我都想寫一篇感想,把心情寫下來,好在以後還能靠隻字片語品嚐當時的熱情,
現實的日子不斷地消磨人的感性、感情,『留下點什麼吧!』我這麼想,
以免將來成了感情麻庳的木頭人,連回想感性餘味的機會都沒有。

事實上是沒有。
過去幾年來看了許多好電影,不過從沒寫下什麼感想,
因為出了電影院喜歡呆坐一整天,
反覆享受腦海裡翻轉的畫面,去試圖描述實在打斷那樣愉快的心情。

同樣這篇也不算是電影感想。
正確來說應該是一篇和電影有關的自我觀察,或許有點意味不明也說不定,
事實上我自己也不太能掌握現在的心情和思緒,就稱之為觀察吧。
今天接受了朋友有如慰勞般的招待,看了蝙蝠俠電影的新作。

影評裡盛讚的小丑、憂鬱壓抑的蝙蝠俠…緊密的劇情等等,
一切都可說是我所看過的蝙蝠俠電影中最出色的,
但我難以敘述它的美好。

不是不夠價值和成果上的不夠好,而是我沒辦法說。

電影以小丑所主導的搶案做為開場,緊接著危機一次又一次地登場,
使劇裡劇外的人都疲於承受。
導演的手法非常巧妙,將電影的氣息營造得非常濃烈,
幾乎到了使人呼吸困難的程度。

毫不在意的虐殺、彷若理所當然的恐嚇、威脅,不是以畫面來呈現,
而是以更真實、更微妙的氣氛。

我感到真的“可怕”,並且開始 “退後”。

一開始是不自覺地緊皺著眉頭,後來漸漸地覺得難以逼視畫面,
最後不得不開始反覆提醒自己現在只是在看一部電影,不應該讓感情升得太高,
我緊靠住椅背,試圖喚醒自己的理性,
但也沒辦法不去在意越來越緊束住呼吸的胸悶感,
和一再萌生的恐懼感。

只不過是一群警察、一群人面臨恐怖份子的威脅罷了,
既不是誇張的血腥場面,真不知道是為了什麼在情感激蕩…
更別提至少有上千、萬部電影都有類似的劇情了…
我的理性開始試著用嘲笑自己來遏止感情的失控。

但我仍然想從這部電影中把感情退開,甚至想起身離開座位,
讓自己徹底從這部電影裡離開。

因為我從電影開場沒多久起就開始對著畫面哭泣,
前半部的劇情幾乎只留下依稀的印象,
因為打從一開始就有某種東西不斷地逼近,
對我來說,此時此地的電影院是一部催眠機器,它進入毫無防備的你的內心,
然後突然猛力地挖掘你心底的某個東西,死命的揮著利器刨剜,
我承受不了那麼突如其來的攻擊,也沒有反擊的能力,所以只能不停地哭。

我覺得我血肉模糊。
你知道嗎,那是代價。

我付出的『代價』。


喊出這樣一句話真的很小孩子氣,「我好希望有蝙蝠俠來懲罰這些人!」
在電影院裡的我,卻是盡全力壓低了痛苦哭泣的聲音在心底這樣喊著。

究竟憑什麼,有人總是主動去傷害毫不相干的人,
他們甚至自以為自己是很有立場的,

『我很可憐』、『別人擁有的我都沒有』、『我看不慣』、『我不爽』、
『我討厭』、『我還不是被人那樣對待過』、『我的生活還不是很不如意』、
『我天生的』、『我本來就是這種人』、『我就是要這樣做』

有好多人就憑這樣荒謬的立場去傷害別人,打亂別人安份守己的生活,
扼殺別人的生命,或者殺死別人的心靈。

我的心就是這樣死的,曾經死過。
因為現實中不會有個正義的英雄轟然降臨,阻止那些人行惡,
然後還給你原來的生活。

我們只有輕劃即會流血的心靈可以去面對,
惡意化成一把把的刀,他們邊把刀往你胸口插,一邊談笑著,
說這才是他們像樣的生活,美好的日子,多令人快意。

你血流乾了,這些刀也不會消失,你能做的只有不去看,
想不看到自己的心上插滿了刀,
就去把那些惡意和造成的傷害融入自己的靈魂和肉體中,
去用血肉去包裹它,試著做出完好如初的表面。

反覆內化著這些傷害,舊的…新的,
心靈的形態在不知覺間已經和原來完全不同了,
它增生著,長成很怪異的模樣。


我心裡有好多好多刀,那是別人插上來的刀,
如果說別人認為他們的生活不如意或因自憐自艾的妄想而傷害人,
那麼曾經無端端受過別人這麼多傷害的我,
是不是也可以用這些刀去傷害別人?

以牙還牙,以眼還眼,
我比誰都知道什麼樣的攻擊能最傷人,因為我全都嚐過。

「別人插上來的刀,我何苦讓這些鋒利的刀尖向內呢,
我也想握著刀柄讓刀尖向外啊,
這些刀又不是我自己要的,是他們先捅在這裡、讓我學會的。」

我的心像是被撕裂著,
有誰能保證當個好人會過得比較快樂?
我說忍耐終歸會為我帶來真正的快樂,
但事實上不是總看到我被人拿刀捅著好玩的嗎?
最陰暗的耳語無時無刻想說服我,何苦呢,我何苦。

那種人想傷害人的念頭永遠不會停止,那表示你還得繼續受這些刀,
繼續忍,去面對自己的動搖,
去面對那些可怕的陷阱,他們在等著你跳進去,
先罵你是髒的,然後等你受不了挑釁跳進去,成為垃圾的一份子,
變成真正的髒東西。


承受傷害並不難,不去被這些傷害動搖,不去學會怎麼傷害別人真的好困難。

多少次我掙扎著死了。
死去不是因為這些傷害,
是因為瞭解到沒有人能告訴我選擇忍耐是正確的。

沒有哪一天會出現一個畢業典禮,恭喜你好孩子課程以第一名完美畢業。
我只知道,不會有盡頭的。
只是我也知道,我不想輸,尤其是輸給垃圾,
所以我也不會放棄,我會撐下去。

所以我自己當自己的英雄,打不還手罵不還口,
只管邊淌血邊做著正確的堅持。
不然這個世界上將會沒有任何的光。


你會不會覺得這些東西似曾相識?
對啊,我寫過好多好多遍了,同樣的東西,翻來覆去地…
好多好多遍。

電影裡上演著威脅、恐嚇的劇情,
我一點也無法為這個演譯得出色的小丑或這部優異的電影喝采,
我被催眠著,因為毫無心理準備,
所以無法阻止那模擬得如此真實的邪惡去勾起那些回憶,
我好痛苦,我在哭泣,惡意在挑釁我,它在挖我的傷,
那些痛楚活生生地甦醒過來,我的憤怒和不甘願的心情在騷動著,
那顆外型像是被硫酸燒過,滿是增生的疤痕、怪異難看的心,
因為想起了自己的痛苦至今不得紓緩而顫抖著。


電影散場,我憤憤地想著,想必那種垃圾也會喜歡這部電影吧,
它們有一半會喜歡蝙蝠俠,
完全沒發現自己跟蝙蝠俠不同邊,是該制裁的對象(以為自己是好人)。
另一半會崇拜任意傷害別人的小丑,
還會渴望自己也如他一樣可以冠上天生瘋狂之類的酷名詞。

算了…這是在做什麼,寫成這樣誰看得懂我在講什麼,


多憤然而無助。

即使以血肉來包裹住這些傷害,
即使你守到了最後絕對不動搖,
即使你收下了所有傷害並且不去傷害別人,
卻不會有代償,相反地你還得付出這樣的代價,扭曲的心。

永遠不得安寧,我的情感永遠逼近在理性的邊緣,
就算是日常生活上些微小事,也常常會讓情感越過理性,
使我做出不合常理的情緒反應,
使我像是被催眠般無法自拔地陷入痛苦中,
即使我只是看一部電影,我也已經失去享受它的能力,
最後你會因為發現自己連抵抗這樣的情緒的能力都沒有而感到害怕。

我是我自己的英雄,而這個英雄卻有著不安定的精神。


只願我和我今晚得以平靜地安歇。
明天起來我想去重看一次電影,補足空白的部份,寫一篇電影的感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