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已轉移至 http://www.facebook.com/stay.deep.under
  • 9606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96

    追蹤人氣

Remembering Christopher & Dana Reeve



這陣子才接觸到Superman,
說真的,雖然一直都對各類超能角色頗有興趣(也差不多僅只於看看改編的電影),
但對正統派的超級英雄人物──Superman,卻從來沒去碰過。
對他的認知只有他高彩度的內褲外穿緊身衣裝束,
力氣很大、還會飛,一有事就會跑到電話亭裡換衣服。
此外什麼電影、動畫、電視影集都從沒看過,正確的來說根本是興趣全無。
不過一如往常地,我又要把 “沒興趣”這三個字自己吞回去了。

由於主線支線多,再加上歷史也久,累積起來的漫畫量實在很大,
所以在一邊收集漫畫之餘,還是先按耐不住的挑了最受人好評的1978年超人電影來看,
不料卻意外地在電影內容之外接觸到非常動人、也很令人傷心的故事。
也就是關於主演者Christopher Reeve的故事。
發生在Christopher Reeve身上的慘劇,據說連不知道他的人都會有所耳聞。
這跟我最近喜歡超人相關物可說有關係但也可以說沒關係,
因為在還不知道他演過超人時,碰巧看過他在其它片中的演出。
總之還是容我多此一舉地稍微簡單敘述一下,
以彌補一下我先前竟然可以一無所知的罪惡感吧。

他是一個好的演員,也是一個完美主義者,
即使是在屬於他個人的生活中,
不論身處於何種定位,他都會盡一切力量扮演得完美無缺。
高尚的自尊,充滿愛的生活,多才多藝、十項全能,
在離婚家庭下長大的陰影,讓他渴望穩固的、獨立的自信,
於是他熱情外向得不可思議,
有意無意地培養自己成為連漫畫或小說中都不會採用的完美設定。
在電影裡,他詮釋活潑而熱情、英姿勃發的Superman,
讓漫畫裡的Kal-El和Clark Kent之間細膩的不同,有更完美的具體呈現。
習慣了他理所當然般的優秀,像是出眾的外表、演技,
看過他在各種節目中機敏而略帶頑皮的表情,優雅的身體語言…

而這個熱愛生命、擁有揮灑不完的活力的人,
卻因為馬術比賽上的意外而面臨頸部以下癱瘓的人生。
即使舞台劇演出的紀錄片段中,
在TV影片、電影中那些活潑的身影仍然如此鮮明。


剛開始我會忍不住避免看到他癱瘓後的照片或影片,
和原先的他相較,那太諷刺、太殘忍,
想到他自己心中有多懊喪,
我幼稚地想像他一定不願意更多人看到他後來的樣子。
因為後來的他,倏然間緊縮成一顆甚至無法自行呼吸頭顱, 
已不復聽令的身體上,各處都插維生所必需的管子,
數年後雖然復健小有所成,以他的狀況來說也已經可稱之為前無古人的奇蹟,
但他還是脫不了身體臥坐輪椅上的生活
為了避免無法控制的痙攣而將四肢緊緊綁住,他的臉孔蒼白,
在呼吸器送氣的間隔中,沙啞著嗓子僵硬地、逐字逐句地說話,
其間還伴隨著呼吸管送氣的雜音。

但在他後來出版的自傳裡,
有很大的篇幅記載了關於這件意外後的生活,
以及他所受的煎熬與莫大的痛苦折磨、他所面臨的苦難和挑戰,
文字把那份飄渺得可以用『天啊,真是太遺憾了。』來涵蓋一切的 “資訊”,
化為理智上的體會,情感上的衝擊,
發生於遙遠的時間點、發生在遙遠的某個人身上的意外,竟然慘痛到這種地步。

僅僅只是讓這類內容在腦海裡似懂非懂地掃過,
結果是接連著好幾天,我都因為那些鬱悶悲苦的心情而無法入睡,
即使睡著了,也會在一兩小時後,
被一股沉重的氣息所引領,從睡眠中被喚醒。
醒來時總是被鋪天蓋地而來的沮喪心情所淹沒,不得不用雙手撐著額頭,
無能為力地等待心情平靜。

那是深不見底的恐懼和悔恨、無能為力的憤懣,是墜落。

人生中有很多事都無法回顧,不能修改,
而那絕對是僅發生一次就足以宣告人生全毀的惡運。

但是他還在,活著,
當然這中間歷經了不肯接受、低落悲傷、抗拒等過程,
但他確實地接下了這個恐怖的惡運,然後在很短的時間內,開始試著扳回一城。

積極瞭解自己的傷病的同時,他開始注意到癱瘓者所將碰到的困境,
緊在眼前的,復健的環境、保險給付問題,
長遠的有如再生醫學科技開發、社會福利政策的缺失等等。
於是他投身癱瘓者基金會,竭力向各方募款以贊助研發再生醫學的醫療研究,
推動針對癱瘓者醫療福利的政策方案。

有一段的話題我印象很深刻,大致上是這個意思:
與其花1000億來做某個不可治癒傷病的後續醫療給付,讓這些病人茍延殘喘,
不如想辦法全力推動醫學研究來治癒此種傷病,
這樣每一個被治癒的患者都可以確實地減少社會的負擔,
而研究費用也很有可能從頭到尾都不會花到每年1000億的程度。
我覺得這是很易懂的想法,也是能夠體會傷病者痛苦的人才會有的觀點,
不過因為醫學研究本來就不保證會有結果,
政府…或者說政客們,是不會願意把預算花在不能拿來做秀向選民邀功的層面上的。


在生命的後期,他所付出的精意與凝聚力和熱情說不定更甚以往,
除了本身鍥而不捨地復健,並拿自己做為新藥、新復健方式的人體實驗者,
他不封閉、不逃開,反而開始善用人們對於他的觀注,
即使人們總是會一再地問起他關於這件意外帶來的創傷,
或是不斷地提醒他過去健康時和現在相較的落差,他仍然挺身於媒體前,
冒著在保護範圍外的生命危險拋頭露面地演講,
也得吸收因此而招來的各種壓力,只為能夠宣導癱瘓者基金會的理念,
募款以求得對醫學研究上實質的助力,
吸引媒體的注目以求得社會對此理念的重視。
另一方面,他也仍然熱衷於演藝事業,以各種方式來實現他對戲劇的熱愛。

然後我再看,為什麼同樣是飽受命運擺弄、傷病摧殘後的他,
看起來卻一點也不覺得哪裡不忍心看了,
他看起來充滿信念,眼神透露出確定地意志,
你瞭解到,他很清楚他該做什麼、要的是什麼,
網路上流傳許多他後期的影片,在裡面他的聲音嘶啞虛弱,
但豈不是顯出他的強大,顯出覺悟和鬥志,希望和力量。
「假裝你已經做到,直到你真的成功為止。」

越來越多人注意到他的努力,
人們和媒體不約而同地說他是現實中真正的Superman,
而他總會謙虛地說這一切也不過就只是為了開拓一個讓自己恢復的機會而已,
但是,他必然也明白他的行動所牽引的是許多人所渴盼的希望,
不然他不會顯露出那樣的決心與毅力。

現實生活中,我們很弱小,
心靈或現實生活中的傷害一旦發生,我們常常都感到無力抵抗,
但是,你看到Christopher Reeve承受如此大的肉體折磨,
而他的妻子Dana不曾厭棄他,反而以更大更豐沛的愛來修補他,
使他能夠咬牙走過人性中最脆弱最難跨越的部份, 
告訴我們生而為人應該要花多大的努力來克服人生中的無奈。

到了1994年底,終究他在等到醫學研究成果之前,不堪傷病折磨而去世了,
前半生中,他以漂亮的外表及演技獲得人們的喜愛;
在人生的災難之後,他終於接受極端不完美…一個完全不同的自己,
最後他的表情甚至出現一種走出了對命運的憤慨、
與殘缺共存並且讓生活中的愛超越一切的柔和表情,
像是這一切原本都已排定在他的人生中。
在後半生短短不到10年的生命裡,
以社會工作者的身份贏得更多人群誠摯的尊重與敬佩,
如今不需要再注意他是被迫或者自願走上這條路,
重要的是在人生的最後他求仁得仁,並且靈魂的成就更甚他的前半生。


使人無法不感到難過的是, Dana在Christopher過世一年多之間,
被檢驗出癌症,接著可說是隨Christopher的腳步相繼病逝。
在嘆息之後,我會想,一個人的生命有多長呢。
死去之後,若沒有人再記得了,那麼其靈魂是否也就從此逐漸蒙塵……
所主張的意志是否也會隨著人們的遺忘而沉默?
所以,即使他們絕絕對對、完完全全地不需要我這種俗濫不堪的贅詞讚美,
但我還是很想跟著世界上被他們所感動過、鼓舞的無數人一起說,

Remembering Christopher & Dana Reeve .

我自私地希望更多人記得他們的美好,以及他們曾在人生的苦痛間展放出來的光芒,
也希望在我自己遭遇困難時,看到他們的名字能提醒我應該更努力,
但願我們都能從他們身上得到傳遞而來的勇氣走過任何傷害。


底下的網站裡有更進一步的詳細資料,不介意的話請多看看:P

unofficial web site Christopher Reeve Homepage
the Christopher & Dana Reeve Foundation



Christopher Reeve in "The Bostonians"
(照片部份轉載自網路,如有侵權請不吝告知)

再者,很高興知道今年6月時,
5年前他曾經自己投身人體實驗的新藥,已經在美國得到許可上市了,
這種藥能夠讓脊髓損傷者不用呼吸器也能自行呼吸數小時,
他曾說那是他最渴望擺脫的東西。


其實,試著去接觸一個已經過逝的人的事,
讓我感到很難承受,心情是高昂與低落的同時並行,
你會高興於多知道了他的事蹟或他的想法,而同時這些又提醒你他後來所遭受的痛苦。
還有許多傷心回憶的投射…那讓悲傷的心情更難被揮開,
常常被類似這樣的事情勾起滿腔鬱滯的心情,
那無非來自曾經發生在我身邊、那些充滿了深深遺憾的死別所留下的陰影,
自己還來不及理出所以然就面孔扭曲地哽咽起來,
我相信誰都會渴望任何方法能夠救治身邊陷於重病的親人,
眼睜睜看著他們受病痛折磨到最後,無疑是心中最難痊癒的創傷。
想對他們說話,說謝謝、說抱歉,遺憾在我心裡糾纏著一刻不忘,
教人一接觸到誰的逝去,就掉進情緒的坑裡不能自拔,
這種時候總會想著,如果能多記得他們一些,就像是彼此的距離還不是那麼遠,
陷入傷感的時候也像是還有退路,能讓自己踉踉蹌蹌地逃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