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已轉移至 http://www.facebook.com/stay.deep.under
  • 96367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96

    追蹤人氣

New me!



躲開老媽耳目監視的病中日記其之二~

前幾天來探病的朋友,偶然聊起以前喜歡的偶像團體如何而分崩離析,
經紀公司的業界關係、人際關係、金錢關係,
感嘆她喜歡的那些團員後來是怎麼互不往來,原來明明那麼融洽…

我一派淡然地做出感想:
「當然囉,如果早先不是真的那麼要好,後來又怎麼能鬧得這麼僵呢?」

說完倒驚訝於自己說出口的話,
我原本以為自己會像過去一樣吐露憤世嫉俗的感想,
像是咬牙切齒地說:「沾上了虛榮心誰還把友情當回事啊」,
不屑地說:「算了吧,被利用乾了當然會被扔掉不是嗎?」等等,

現在寫出來突然猛地噴笑,
腦海裡浮現小光如果有哪次當場看到我目露兇光、恨恨地吐出這些偏激的言論的話,
可能會出現的驚愕表情…。(小光對不起~我亂幻想了)

對不起,我真的在大家不知道的時候,當了一個對世事憤憤然的陰鬱傢伙很久,
因為不想更散播灰暗的種子,
也害怕這麼無力抵抗黑暗情緒的脆弱自己會使人對我失望,
自尊更不允許我透露自己蠢到何等田地。

一旦試圖要寫,層層疊疊地,每個階段的想法一口氣全都浮現在心裡,
曾經的傷心,還有憤怒地在心裡背誦憎恨的對象所有罪狀的幼稚情緒,
假裝從沒發生,告訴自己根本不受影響等等,

好吧,其實我真的幼稚斃了,愛面子到無可救藥,
遭遇了沒有能力自己抵抗的挫折,還硬要自己憋住,不肯向人求救,
連軟弱的模樣都要隱藏起來。

連對自己都難以接受的失敗,我怎麼敢向誰訴苦?
我是早已習慣於人們稱讚我成熟、聰明的自大鬼,
現在要怎麼向人承認自己有多愚笨,更別提慘烈的下場我根本負擔不了,
要怎麼主動大聲說我其實一被刺傷了就會對此一直耿耿於懷,

「你知道嗎?stay是個一聽人撒嬌就會陶陶不知所以然,什麼東西都糊里糊塗的任人宰割的蠢蛋?
而且他發現被騙後還死命想裝做沒事樣不敢承認唷!」



真是……殺了我還比較痛快,我說真的。



是我的彆扭叫我關起門來自顧自地熬這鍋酸苦的湯,低頭喝這喝不完的苦水,
從沒想過已經離人們越來越遠。

從開始到現在,時期很長,但我等待許久的變化出現在很短的最近,
這份給我足以對抗痛苦的力量,來自於一個決斷,一個很大的挑戰。
就像人家說的,大病一場或是生死關頭,總是能給人無法預料的啟發,
當這樣的考驗來臨時,我接受了,並且從中獲得了勇氣。
然而我也不禁想到,難道我不是應該連精神上的傷害也一起除去嗎?
否則我還要背負它多久,還要受折磨到什麼程度?

隨著出院,我也決心把精神上的痛苦拋下了,
我想要真正地健康起來,
在這場黑夜裡的長行軍中,
許多人一隻手接一隻手地承載了我心靈崩潰的重量,
幫助我渡過心靈的障礙,從自我的灰燼中煉就正確的價值觀。

我已經清楚地認知自己是個缺點累累的人,
病態和扭曲的執著讓我吃夠了苦頭,
而有幸的是,我現在仍然被接受著,隨時可以開始一個新的階段,
雖然現在還很生硬,調整過的我還得重新學習說話和表現情感的方法,
我就快要可以掌握重新使自己快樂的訣竅,
我心中的快樂已不再拖著沉重的背影,
我輕描淡寫,完全無法具體傳達出這份改變之大,
但我一點也不想重新陳述,因為沒有任何方法能夠描述出我真正的感受,
過去的痛苦,掙扎過程間的糾纏,混亂、煩悶、苦楚,
用盡過去的時間和曾寫過的文字都還沒辦法說盡,
那麼我怎麼可能形容現在能夠走出繭牢後,
看見黑夜盡頭黎明將起的光芒是多麼令人眩然欲泣?

要是把過去付出的所有傷心痛苦視作代價,
再將漫長的黑夜視為掏乾後充電所必需承受的煎熬,
那麼高雄的活動,必定就是為忘記快樂能力的我重新按下啟動鍵的日子。

不會再有同樣的錯誤了,我不要也不讓它再發生。

一切都已經結束,難以述說完的這一切,
有很多很多很多根本來不及寫,而我已經急急地跨過它向前去了,


現在的我能夠再次站穩,想說我能夠再次打從心底生出快樂的感覺了。

新的stay,已經準備好要來個大改革。
我有想狠狠地、大力地擁抱誰的衝動,天啊,好想痛快地喜歡上誰。










不過得等完全康復才行,呃…還有愛面子和彆扭的部份應該是改不了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