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已轉移至 http://www.facebook.com/stay.deep.under
  • 9606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96

    追蹤人氣

不是沒了熱情

尤其是到了最近,
不論是mail或留言還是當面,常被人說『好像少了什麼』。

這樣一句話常讓我忍不住反覆地一直想,究竟是少了什麼,
還有,

『有這麼明顯嗎?』

如果要從頭說起,
那恐怕得把我那數萬字沒貼出來的委屈日記全都公開了才能讓人瞭解。
空白的這半年以來,我有過許許多多沒有人知道的面貌,
幾乎一天就換上好幾種,而且全都是我聽也沒聽過、見也沒見識過的。

那種感覺就像是當我坐在家裡舒服的安樂椅上,
大口嚼著洋芋片、一邊翻著新出的漫畫,
正做著全世界幾十億人甚至連外星人也在做的事,
然後突然間我就成了別人口中壞到不行也邪惡到不行的魔人啾啾。
* 不知道魔人啾啾的人可以查一下 "飛天小女警"
其實我個人還蠻喜歡魔人啾啾的,不過以個性上來說,我覺得我比較像博士XD

那麼,我想大概也沒人知道私底下真正的我,
其實也不斷地改變著我的心情吧。
有時候我是個因為自己身為人類的尊嚴被踐踏、委屈悲傷得無法自拔的可憐人;
有時候我會控制不住憤世嫉俗的心情,想要排拒一切,要我自己徹底地待在孤獨中;

也有可能今天我對整個世界跟人性都感到絕望,並且覺得遠離人群、離群索居才
是正道。

也有很多次我呼地站起來衝到空曠的客廳,大聲的宣告:
「好吧!我輸了!堅持當個有教養的人果然是笨蛋!我恨透那些無恥的人!!」
宣告完之後先痛苦地忍下一連串快要衝口而出的咒罵,
再放棄那些試圖讓自己變得攻擊性一點的念頭,
然後頹喪地回到房間裡。

然而最悲哀的,就屬那些不敢相信任何人、心懷畏懼地逃避所有關懷的時候了。

為了找出我心中真正的衝突點,
為了真正確認我該守護的界限,跟我應該放棄的東西,
半年,我辛苦地撐了半年,
這段時間裡把自己弄得神經兮兮、怪裡怪氣的,
就為了這個可能很多人都無法瞭解的理由。

而現在我有一些小小的結論了。

不會的!而且我也不要!我不要為了某些無恥的人而改變!
我不要去辯解,因為我從來沒做過任何愧對他人的事!
我不肯去辯解,因為我不願意跟沒有廉恥的人有所溝通!

(呃~溝通的意思就是說,對方丟了某個東西出來,然後我丟回去。)

我不會因為別人說出骯髒低下的言語,就要自己也去學著說出刻薄譏諷的話。
而且不論什麼時候、處於什麼樣的環境,我都希望讓自己過得快樂。
也永遠希望我的環境裡乾乾淨淨的,充滿溫柔的氛圍。: )

那麼回到原來的部份,究竟是少了什麼呢?

用個比較漫畫式的輕鬆比喻吧!

假設我是一個剛剛進入大企業的員工好了。XD
充滿熱情和理想、正準備在這個我投注熱情的環境中,好好渡過一段充實的人生。
而事實上,這個選擇似乎沒錯,整個公司環境好像挺健康明朗的,
我也正在自己的位置上,順利地一一完成自己的企劃。

突然間,問題出現了,公司的黑暗面嘩啦啦的、一點也不隱藏地展露出來,
官僚問題、人際鬥爭,公司裡有很多人只想爭取更多的生殺大權和別人的注目,
卻不想朝正面努力發展來獲得公司的肯定,
認為鬥爭跟陰險地操縱謠言、攻擊異己才是正道+快速道。

風氣突然一片骯髒,然後弄得公司裡其他中規中矩和克盡職守的人變得很不快樂。
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吧。

我花了這麼長一段時間去接受這種病態的現實。

此時的我,也不是沒了熱情,並不是沒了熱情。
只是多少學會了冷淡地看待某些事。

嗯,就某種層面來說,我還是被改變了嗎,
事實上我對人性的熱情是真的被消磨了一些。

不過,還是很了不起吧!
我終究還是沒讓自己那些委屈和不平的情緒,流竄在我自己的板上。
(雖然是荒廢了好一陣子~OTL)
也沒讓來我板上玩的朋友,被那些負面情緒給波及。

我弟弟這麼說了,
「我不懂你怎麼還能忍受待在那種圈子裡」

其實這個圈子不是 "那種圈子", "那種圈子"只是這個圈子裡的某個小"圈子",
所以這個圈子還是既單純又可愛的,跟 "那種圈子"完完全全的不一樣。
所以我還是繼續翹著腳看我的漫畫,房間裡也常常會有縫紉機的噠噠聲,
特定的日子裡,我就一樣地穿著長輩眼中的 "奇裝異服"赴一場有趣的盛會。

啊,過去半年的思考,真的是磋跎人生。
我竟然沒能百分之一百的享受這半年,不過幸好,
我守住了我柏拉圖式的自尊,我柏拉圖式的天堂,
我沒有因為任何事而往卑下的方向改變。
或許這樣也算是小有斬獲?

話題似乎又偏了,再回來一次,
究竟少了什麼 ? ( 看來答案是指向我的「熱情」了 )

在一次愉快的晚餐後 ( 這是最近的事了 ),我和幾位友人一起散步著。
話題不經意地偏向了那些曾經令我苦惱的事。
我表現灑脫,那可是我這幾個月以來傾注了所有力量而得到的改變。

其中一位是我認識了很多年、卻從沒有緊密交集的朋友。
臨到分別前,她突然羞澀而故作輕鬆地開口對我說,
「阿唷,怎麼說…我想到你板上已經很多人跟你說過了嘛,所以我就不重覆了,
反正…反正…反正你知道就好了!!」

一陣笑鬧後我目送她們走下捷運的入口。
一個多月來我不時會回想起這一幕,有時我揣測著她當時想說的到底是什麼。
覺得我是個好人? 還是喜歡我的扮裝? 
或者是要我別想太多?
關心我的身體?
我在腦海裡一一統計著所謂 "板上很多人說過的內容"。

今晚想到的是她那時說話的口氣,以及幾乎脹紅的臉頰。
一邊苦笑著究竟是從何而來的執念,讓我不斷回想起這件事。

下一秒鐘我想起了好久以前,我第一次在活動上見到她,
那是我和她都青澀得可以的時候。
她坐在牆角,而我不論走到哪裡都會被她那驚人銳利的眼神給拉得回過頭去,
與她四目交接,我心裡還暗暗感到不安,覺得自己是不是哪裡做了討人厭的事。

我忍不住為那場充滿誤會的相遇笑出聲來,歪著頭想弄清楚那到底是哪一年的事。
再想想她在捷運入口的燈光下那脹紅的臉,我才愕然於自己對她那股全然信賴的模樣,
同時卻也感動得熱淚盈眶,哽咽著摀住了臉。

是什麼牽繫著我們? 我自問著。

在這個殘酷醜陋的世間。
在你我未能熟練行走的生命中,
是什麼牽引著你對我展露這份溫暖? 那麼久、又那麼暖。

如果說我現有的一切,全都來自每一份這麼純潔無私的熱情,
那我又怎麼會沒了熱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