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已轉移至 http://www.facebook.com/stay.deep.under
  • 96367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96

    追蹤人氣

日記版復歸 & 咎狗日記 其之一 SHIKI X AKIRA 篇



首先是被人說 "我的板太公開,寫了內容到時候會有很多起鬨的人跟著扮咎狗"
好吧,那我不寫總算是盡了對咎狗的尊重了,
回頭卻又變成 "都不寫感想,根本就是沒玩過...一定是看造型漂亮就想扮..."


我只能說...喂!現在是怎樣~~XDDDbbbbbb????????
好啦~我的板公開~我的人也公開~~
所以我的喜歡就一定是虛偽膚淺的、喜歡也不是真的喜歡~~XDbbbbb
是啦是啦~~別人都可以,就是我不行~~
天知道我幾乎所有的劇情都能用背的~~

不寫劇情、不寫人物介紹,我寫配對感想吧!
畢竟COS圈內能完整了解劇情的人不多,多少也是希望能讓想扮的人能有更多一點了解,
不要自顧自地扮出幻想版的咎狗,原諒我是堅持要先有愛有了解才能扮的守舊派COSER。
這會很長很囉嗦很枯燥乏味,不過我就是以這樣的角度在看我喜歡的這些東西,
玩過遊戲後有興趣多了解這個遊戲的人再看吧,不然我保證會有人睡著~~ =D=
還有我就只寫TRUE ED的部份了,BAD ED基本上個人覺得服務性質較高,有空再寫。


首先想寫的當然就是我最支持的配對シキアキ,
シキ早在一開始就是咎狗這個遊戲的最大廣告招牌,雖然我的心一直只在アキラ身上,
但仍不得不承認我無法忽視シキ的存在。
基本上來說他不是個我會萌的角色,但有著非常令人欣賞的個性。
在走シキアキ ROUTE時,三個ED幾乎讓所有的シキ迷都心碎,
日本也普遍有『三個結局都是BAD ED』的看法。
我也是這樣想的其中之一,甚至還曾經有
"淵井太看得起シキ了,在他身上加諸這樣沉重的TRUE ED,結果嚇跑了很多シキ迷。"的想法。
不過隨著時間過去,我想我有點了解淵井在シキ身上下的苦心了。
我想對淵井來說,シキ是她投注了跟アキラ同等愛情的一個角色。


驚人的美貌、冷酷的個性、絕對自信且性癖鬼畜,乍看之下シキ彷彿是個標準服務玩家的角色。
而非シキアキ派的咎狗迷大多會質疑シキ對アキラ是否真的有愛,
毫不留情的毆打、言語上的羞辱、軟禁跟無理矢理的進一步關係等等,
在愛情上,シキ可說是個差勁透頂的對象。

只是重點在於,シキ跟アキラ之間從一開始就沒有愛。

淵井在「咎狗之血」這個故事中其實根本沒有幫アキラ準備愛情,
自始至終,她為アキラ所準備的未來都只有──「成長」,
去找到自己真心珍惜的事物,一份執著,對生命的感動。

在青澀的少年時期就自以為看透世間而對任何事都冷淡看待的アキラ,
其實幼稚青澀的不可思議,不明白自己所擁有的,就急著自大地以為自己什麼都可以不在乎,
生,又或者死。
也因為アキラ本身心靈的脆弱,所以他在接觸到絕對強勢的シキ時,
其實是無法自拔地被シキ的力量和自信給吸引,
一個堅定的目標,就是アキラ在心中模糊地知道自己欠缺又無從找尋起的,
而它卻正在シキ身上展現出不可逼視的光芒。

シキ對「絕對」與「最強」的執念深刻得扭曲而殘酷,對自己也對任何人殘酷無情。
這樣的信念看似堅強,卻只是單純而已,自信、自戀,僅此而已。
所以也很脆弱,過於偏執的信念一旦有了傷痕就容易全盤崩潰。
丟棄了一切地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狂奔,
在一條只能前進不能後退的路上追求自我最終的「存在」,
看不見目標也沒有界限,只是シキ仍沒有一絲一毫的猶豫,
這是他的自尊與不可動搖的生命美學。
彷若生命唯有此道才能算是活著。
這樣的執著就是シキ最強大的魅力。

シキ是トシマ裏社會的カリスマ。
對アキラ而言亦是。


而シキ在初期只對アキラ懷有 "可笑"、 "有趣"等等想法,如他所說,
任何人在面對力量壓迫時都會害怕地轉開目光,唯獨アキラ卻不認輸地咬牙對視。
但在此時也許シキ已經在心底深處對アキラ產生認同感,
シキ信奉的是「力量」而アキラ唯一不能放棄的是「自我」,
為了某個目標,「生命」並不足惜,這與シキ所信奉的美學不謀而合。


被青梅竹馬的好友在死前否決了一切人格的アキラ,茫茫然無所適從。
過剩的罪惡感,讓アキラ陷入放棄未來的無邊沮喪,
而被シキ軟禁期間,アキラ失去了思考權利,但在面臨自我將被剝奪之時,
アキラ反而在低潮中振作起來,試圖保護自己的意志(心),
也第一次注意到自己也有「執著」。


シキ一心追逐著當年曾經放自己一條活路的敵人N,在雪恥取回完美的自信之前不能停歇。
拋棄所有感情與執著方能獲得最強的力量,シキ逼自己往一條冷血無情的路上走,
只是如此執著偏激的人,怎可能無情,シキ心中有的是無止無盡的激昂血氣。
壓抑著自己,強迫自己相信自己確為冷酷,所以シキ是寂寞的,即使他自己無從發覺。
アキラ的沒頭沒腦的硬脾氣和單純的個性,
無視於シキ的矯飾的冷漠,直直地走進シキ心中最真實的部份。
アキラ感受到シキ心中不含任何雜質,純粹的執著,不由得對シキ產生憧憬。
兩人在未曾了解彼此半分的情況下,不約而同地在對方身上感受到平靜。

然而兩人並沒有機會去培養出感情,離所謂的愛情更是差的十萬八千里。
連對方的存在之於自己究竟有什麼樣的意義,他們都仍未有機會去思考。


N毫無抵抗地藉シキ之手自戕,面對瞬間消逝的最終目標,
N的死就像詛咒般帶走シキ以全心全靈所灌注的自尊做為陪葬,
シキ在面對N死去的事實那一刻起就已經只剩下軀殼。
然而アキラ的安危卻讓シキ強自鎮定,故作平靜地帶アキラ脫險。
離開トシマ的地下水道,就是TRUE ED令人心碎的開始。


面對自己跟N同樣不被允許的罪惡之血,アキラ自責且徬徨,
一方面也對シキ錯手殺了N而出現的異常情緒直覺地感到忐忑,
經由被緊握住的手腕,
アキラ在無言的黑暗中發覺自己早已將心中的不安寄託在シキ身上,

「你不殺我嗎...?這個血脈不毀掉沒關係嗎?」

這樣問的アキラ,心中所想的是自己的死是為殉罪,
不自覺地希望藉此激勵シキ、再給シキ一個毀掉N的機會,
然而用著鮮紅目光看向アキラ的シキ卻只淡淡的說:

「你是我的東西,此外什麼也不是。」

黑暗中有一種感情在他們心中流動,只是如此模糊不清。

淵井給了シキ這樣一條沉重的道路,燦爛耀眼卻極端,
像冽冽燒盡的火,堅強美麗卻早凋淒美如斯。

脫險後シキ不言不語,消沉終至封閉精神,此後アキラ為保護シキ而執刀奮戰。
守著沒有未來的シキ,アキラ卻不曾悲觀沮喪。


シキ跟AKI RA的心靈自相遇至最後,就如同偶然交錯的兩條線,
在星火迸散的交會瞬間,シキ給了アキラ一份不曾質疑的肯定,肯定他的存在。
於是アキラ以未來做為報答。
カリスマ的隕歿所換來的是アキラ的成長,アキラ變的無比堅強,
他執著於生命,執著於感動,感動於活著的過去與未來,
アキラ的眼中散發著光彩,而這活生生的心是シキ所賜與。


br/> 也許我走過アキラ的迷惘,對生命過於驕傲對未來不知所措,
也許我能體會シキ為自尊煎熬,看似堅強的外表下苦澀難耐,

我不喜歡強行以愛去介定感情,人的心靈生來空虛,
但並非一定要愛情才能填補,對我而言,真實的存在比一切都重要,
為此我拼命追逐,用盡每一分力量去感受生命,
因為它像沙般握不緊也留不住。


就像アキラ和シキ一樣,
我渴望能在捉摸不盡的黑暗中找到足以信賴的踏腳之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