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已轉移至 http://www.facebook.com/stay.deep.under
  • 964234

    累積人氣

  • 27

    今日人氣

    496

    追蹤人氣

名為孤獨的指環


在我記憶最深遠的某個角落,還能模糊地能拼湊出一點點相關的畫面,
那內容大約是盛夏、中午,
我在陽光下跨著步伐,
一邊煞有其事的觀察只在腳尖落地時連接著的影子,
規律的剝離與連接,連接後剝離。

我為這個看來平凡得叫人嗤之以鼻的發現感到震驚,也就是那時,
我清楚地留下了那感覺浮現的記憶。
第一個是恐慌,再來是害怕, 胸口緊緊的,有某種東西就要從心裡滿溢出來,
然後是不明所以的低落心情和無法化為言語的苦澀。
我用盡全力跑回家,卻逃不出這個不知名的困境。
當然那時的我還是個四、五歲左右、幾乎還不曾思考過任何事的孩子,
要去消化這些一股腦衝上來的感受,再為它下個定義,實在是過於困難。
所以它就像是某種生活中的情緒,像高興、像傷心,時不時地就冒出來折磨人好一陣子。

等再大一點的時候,也是在某個盛夏,這時我大約上小學了,
走在路上我不經意地盯著不變的左右步伐,它像回應某種呼喚般突然出現,
而我陷落在恐懼與驚慌中。
不知所措的我,在腦中不停轉著怎麼辦怎麼辦,
我不愛那個感覺,那是逃脫不了的無助。

突然間我迸出一種期待,如果持續凝視著自己的腳步,
也許就能看穿它的真面目,了解能夠消化掉這個不知原因的恐懼。
智慧的成長讓我不致於在短時間內選擇逃避,
對於它我抱持著觀察的心情,
面對它的來臨除了承受之外,也多了一個問號。
陽光下我仍然重覆著無知的腳步進行與影子剝離的動作,
只是在這段路結束之前,
我還是沒能為這個奇妙且苦澀的情緒取個名字。

回想起那些還不了解它的時候,我會覺得有一點點可笑,
不是笑自己蠢鈍,
而是帶著自嘲意味的自憐,
因為現在我知道了。



經常,在我意識到在這世界上每個人都有完整的皮膚包裹著,
在這世界上的視野所及之處,
每個人和其他任何人、任何事物之間都是毫無連結的個體的時候,
那種感覺就會再度湧上來,
讓我覺得口乾舌燥,苦澀難當。

現在我知道那叫做孤單了。



那真的好痛苦,精神的連結是無形且不能捉摸的,
現實是人終究得一個人來到世上,逝時亦然。
想到這我才發現:啊,原來人在切斷臍帶的時候就開始品嚐孤單的滋味了嗎?
那麼人的一生中,有多少事跟感受註定得獨自面對?
龐然不可面對的無力感讓人頓時軟弱起來,
或者這是寂寞? 無妨,因為孤單所以感到寂寞也是相去不遠。
我想孤單之苦、對寂寞的恐懼,必定在出生的那一刻起就銘印在人心底深處,
像帶線的針,把我和那種感覺密密地縫成表裡兩面,如影隨形;
像小時候就戴上了的指環,緊緊咬住指根,
如今再怎麼憤怒厭惡,我也只能頹頓地放棄掙扎,因為它早就深埋骨肉,至死擺脫不開。

很久以前我曾經對A說過這樣的想法,
這個讓我揮之不去的恐懼,我如此追求精神的獨立,卻為了萬物皆為個體而痛苦,
每當感到幸福滿足的時候更受此煎熬。

他認真聽著,沉默了很久後,熱切地對我這樣說:
「嘿,你聽聽這個怎麼樣! 如果有一天我們同時受了傷 ( 他伸出食指 ),
然後我們把傷口碰在一起…這樣就不孤單了吧? 這樣就不是個體了?」

是為了掩飾心裡的感動或是拙於面對這個過於認真的回答,我笑著回答說:
「那也得皮膚長在一起啊! 這有困難度。食指黏在一起不嫌噁心了嗎? 」
他跟著笑:
「可以的話還是連著頭吧,這樣我們可以不講話就知道對方想什麼。」

「那我們是打算當一對後天造成的連體嬰嗎?
那樣的話我會選擇當個背對背的連體嬰,坐在草地上抬著頭看星星時背也不會痠。」

「少來~你不覺得那樣會更痠嗎。」


話題在平靜的感性中開始,結束於深夜刻意壓低的笑聲。

成長帶來的不只是現實的變化,認清生命必為孤獨的本質,
去接受身生為人的無奈與必經的考驗,是我在淺短的人生中持續執著的目標。


雖然直至此時,
孤單的感覺還是會經由許多回憶、情景、不經意的小念頭、過度安靜的空間,
甚至毫無來由地再度浮現,
只是現在的我,在孤單的心情面前,不再那麼毫無招架之力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