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已轉移至 http://www.facebook.com/stay.deep.under
  • 964234

    累積人氣

  • 27

    今日人氣

    496

    追蹤人氣

『由貴香織里來台記者會』參與感想


事情的開端是東立出版社在這個暑假的漫畫博覽會中,
邀請了天使禁獵區的作者由貴香織里老師前來舉辦簽名會。
在知道這個消息後,之前一起出天禁團、熱愛由貴老師作品的大家都非常興奮,
而東立出版社又剛好在此時發出想招募COSER來為由貴老師的記者會增色的消息,
於是我就代表大家MAIL了天禁團的照片,希望能參與歡迎由貴老師來台的行列。

不多久,我接到來自東立出版社活動企劃課的聯絡,
約好某日前往東立出版社商談細節,在多番聯絡確定時間後,
對方提出了 "希望全員到齊、攜帶COS的服裝道具並且儘可能準備所有能找到的COS照片"的要求,
由於部份成員遠在南部,對於這幾個要求,全員到齊和攜帶COS服的部份我認為太過強人所難,
所以在說明之後,攜帶COS服的要求被我拒絕,但將配合活動的八個人中有七個人前往參加說明會議,
我想這一點我們已經表現了最大的誠意。

會議中,東立活動企劃課課長提到本次的記者會其實著重於由貴老師的新作品,
因此希望我們能COS由貴老師各時期的代表作,也就是希望全員有半數以上都製作新的COS服裝。
這個要求,以在記者會前一個星期才提出而言,其實是近乎不可能的,
但是,基於珍惜這個能由自己親身向由貴老師表達熱情的機會,大家還是咬牙答應下來,
當場就給了東立肯定的答案和角色名單。

直到這個時候,我們沒有半個人有去考慮到是否會有車馬費或是簽名機會等等報酬,
大家全心全意地為了由貴老師的到來,努力籌備在CWT X活動前一天的記者會。

看著最辛苦、在原本的進度之外日以繼夜地趕製衣服道具的殘和HANAKO,
阿南跟真等大家也都拼命地準備COS,在和東立的聯絡過程中,
我忍不住向東立企劃課開口詢問,我是這樣跟東立企劃課課長說的:

是不是有可能讓我們也有請由貴老師簽名的機會?
即使不用全部人都有也沒關係,只是希望在不影響簽名會名額的情況下,
幫我們問問就好。

很遺憾地,對方的說法是 "日本方面不准",回答相當地草率敷衍,
我很清楚這位企劃課課長多半沒有真的去幫我們問,只是隨便地打發我罷了,
我心裡覺得無奈,不過並沒有怨言,畢竟是我們自願配合這個宣傳活動,
並且在事前也不是以 "有報酬" 或"能夠拿到簽名"為前提才答應的。

此時,大家聽到簽名被拒絕的事,難免一陣失落,
但是大家還是接受了這個答案,繼續在記者會前全力籌備。

然後這位企劃課課長又有要求來了,他的口氣也許用 "命令"來形容會更恰當,
說記者會當天稍早和前一天都必需全員到齊進行預演。
於是我們一行八個人,就從南北各地提早一天前往記者會場地進行兩場預演。
在預演當時,這位課長露出令人難以忽視的高姿態,
自我吹噓裝模作樣一番之後,眼見大家沒有表現出他期待中的反應,
隨即便明示暗示我們當天會有另一位COSER 和我們一起出場,
對方的衣服既昂貴又誇張,要我們好好想辦法打理好自己的 COS。
我們並不善於吹噓和推銷自己,但因為這樣就被人看輕,
大家心裡都很不是滋味,只是為了能在當天順利完成任務,
大家還是耐著性子進行預演,結束後則迅速回家繼續趕製COS服裝及道具。

對於這樣一而再、再而三的無禮態度,大家其實很受不了,
況且在這之前,企劃課的人已經提出許多反覆不定又強人所難的要求,前前後後的過程中,
大家充份地感受到自己被當成非巴結他們不可、應該卑躬屈膝感謝他們給予機會的白癡無能漫迷。

簡單地來說,對方在言語間所暗示的就是
" 你們這些COSPLAYER還不就是哈巴著這種露面上台、接近知名作者的機會,
更別提我這裡可是大名鼎鼎的東立出版社,現在賞你們這個機會是你們的福份。 "

更直接一點的說,在這位課長所認為的相處模式中,
我們應該要極力取悅他,舉凡鞠躬哈腰,逢迎陪笑都是必要的。

難聽一點的說,
這位老兄因為我們不拍他馬屁,所以諸多刁難、冷言冷語。

這種心態讓人無法接受,是吧?
姑且不論我們完全沒有要求及實質支領車馬費或任何形態的酬勞,
我一直認為,
出版社的宣傳活動和COSPLAYER之間,是平等的合作關係,
記者會需要COSER來幫忙做宣傳,
而我們希望藉這個機會讓喜愛的作者能看看我們投注心血表現出來的COS作品,
這是互相幫忙,
出版社選擇我們,就表示認同我們的作品是足以滿足他們所要求的,
而我們也已經在沒有報酬的認知下,盡全力做出超乎一般人常識的配合度,
所以我很不明白,為何在取用了我們的心血跟誠意之後,
卻要露出一派上對下的態度,
呼來喝去的讓大家疲於奔命地做無意義的預演和會議就算了,
言語間充滿輕視COSER的觀念,而以出版社自居的自大嘴臉更讓人無法忍受。

整個記者會前後籌備間,他們所說過的每一句輕鄙COSPLAY本身的話語跟敷衍我們的態度,
大家恐怕短時間內都忘不掉,
詳細的內容我也就不寫了,以免網誌變成「譏諷COSPLAY大全」。

最根本性的是,我們的配合並非職業上的交易,
事實上這次如果是個單純『酬勞 / 表演』方式的合作,
我根本不會有任何一點意願參與。
要買下全團人的自尊,多少錢都不夠。

但是我們心中壓抑著自尊,
告訴自己 "能讓由貴老師看到我們的作品是值得的",
況且記者會都已經進入倒數了,此時退出反而是我們不負責任,
想到這裡大家也只能故作輕鬆地埋頭努力。

記者會當天,我們對這位課長在基本以上的禮貌與社交辭令之外,
仍然不願意出賣身為COSER的自尊。
一個如此輕視COSER和賤踏漫畫愛好者的熱情的人,我想任何人都無法對他產生半點好感,
更別提對他露出熱情拉攏的態度。

後來,在記者會結束之後,
與會的大群相關人士都自然地拿出企劃課準備好的簽名板讓由貴老師簽名。
當時我們的心情是很錯愕且無法接受的,企劃課的課長當初是擺出多麼斬釘截鐵的姿態,
說由貴老師這次來台,只能替簽名會中的200個名額簽名,一個多的也沒有,
還強調他們跟白泉社有簽約,完全沒有轉寰的餘地,連公司的人都沒辦法要到簽名。

雖然一開始就知道這樣的答案多半只是胡謅的,但實際面對自己被欺騙的感覺實在讓人難以忍受。
更不幸地,我們發現了企劃課所找來的另一位COSER,自籌備期間開始,
態度便非常非常非常 "謙卑" 地滿足了這位課長的自大狂與想被巴結的渴望,
於是這位COSER的待遇與我們完全不同。

記者會出場完畢之後,
我們連詢問是否可換裝了?或是其他問題都被處以面對面卻充耳不聞的待遇,
而這位與課長相處甚歡的COSER已經連同朋友一起被帶到由貴老師的休息處,
區區幾個簽名當然也沒問題嘍。

當天同行的朋友因為懂日文,氣不過這位課長的行事作風,
所以冒昧地向白泉社的人員開口詢問是不是有可能請由貴老師象徵性地為我們簽一份名,
當下白泉社的總編和由貴老師都立刻露出笑容拿起筆要為大家簽名,
但東立企劃課的人卻立刻一擁而上地將不明所以然的由貴老師拉走。

那位COSER待人處事的態度我無意多言,也沒有任何意見,畢竟各人有各人的價值觀。
重點是企劃課這樣的態度,讓我隱忍許久的憤怒完全爆發,

也許COSER大多非社會人士,而我們的心態也都完全像是個漫迷,單純又幼稚,
單純期待著有機會能有拜見作者本人的機會,
幼稚到僅是如此就可以讓我們快樂滿足很久很久。

但難道只是因為我們喜歡這部作品、喜歡這個作者,就比較低等?
就理所當然地應該哈腰逢迎嗎?

只是因為喜愛東立出版社所代理出版的漫畫,
所以就活該被東立企劃課的人欺騙、耍著玩嗎?

恪守禮節跟謙虛的應對態度,
換來的是他的輕視與不尊重,舉凡大小事全都是命令口吻;
堅持自己該受的尊重,不願意露出巴結的嘴臉就得忍受人話中帶著譏諷的打量態度?
面對這樣的發展,我簡直後悔不堪,
這種人非要別人先瞧不起他、他才會去試著尊重別人,
待人處事的態度既市儈又不知自省,覺得COSER們大多年紀小,就忙著強調吹噓自己有多了不起,
自己毫無道德感就算了,還把別人的修養踩在腳底,
我們完全接受無報酬與拿不到簽名的發展,也毫無異議,
但唯獨,我們無法接受努力換來輕視、他們用欺騙回報所有人的誠意,
和這種人打交道真是賠了心情還白白地被瞧不起。

從這位課長輕視我們的態度看來,許許多多購買東立出版社所出版的漫畫的漫畫迷們,
還有那些為了求得簽名機會、費盡苦心抽選號碼牌的FANS,
看在他眼裡必然都愚蠢又可笑,並且應該視他為高等人類吧。

正在大家氣的氣、傷心的傷心的時候,白泉社的工作人員過來要求拍雜誌用的照片,
大家勉力地打起精神在換裝之前再拍一次合照,
這時有人來傳達說,由貴老師主動表示想為我們大家簽名。
大家一瞬間全都振奮起來,不是為了能得到簽名,
而是這期間受盡奚落的自尊心終於受到承認與接受,
而且還是大家心目中喜愛的由貴老師。

只是到了最後,甫為我們簽完兩個名,由貴老師的好意還是被企劃課的人給硬生生擋下了,
企劃課的人抓住由貴老師的手拉拉扯扯地不讓她幫我們簽名,還把她手上的筆硬扯走,
一群人把由貴老師半推半擠地推出休息室,要她馬上到世貿的簽名會場去。
場面混亂到讓我想為台灣的出版社落淚。
不知道在當場的日本人眼裡,堂堂一個東立出版社,辦個小活動就鬧得一片亂糟糟,
水準奇差冷風颼颼的記者會,完全不達職業標準的翻譯,莫明奇妙湧進休息室吵鬧的工作人員。
混亂的情況過後,企劃課的人還說了一句讓我很難忘的話:
「比起很多人來,你們已經得到很多別人得不到的東西了!」

我可以想像原本再三強調已經問過日本方面、但確定絕對拿不到簽名的那位課長,
在自己的謊言被當場戳破之時,想必恨我們恨得牙癢癢的,
我們被這樣對待,我想就是沒有逢迎拍馬屁的下場。
企劃課的人想阻止我們拿到簽名,即使是由貴老師主動要給我們的。
什麼都說要看日本方面的意思才能決定,自己下不了台時卻不惜對由貴老師做出種種失禮至極的舉動。
雖然賺了一肚子氣,大家辛苦的辛苦、難過的難過,
但我還是堅持,

COSER並不比別人低等,也許這是一個很難受到社會眼光承認的嗜好,
但既然出版社自己提出想找COSER合作的意願,那麼要求基本的尊重應該不過份。
況且東立是漫畫出版社,對於動漫畫及其衍生文化都應該有更大的包容性,
應該要能夠以正常的眼光看待COS,
所以我認為無論對方怎麼施壓,都沒有任何必要抹殺COSER的自尊和地位。
平等的合作關係、對COSER的基本尊重,是應該被爭取的,是正確的,
絕不因為任何理由向這種人低頭,也絕不可以幫著這種人來貶低COSPLAYER 的尊嚴。

對這位課長來說,他認為我們堅持要求尊重的立場只是自以為了不起,
覺得我們不識好歹、再三強調有多少人百般獻殷勤地求他賞賜這個機會,
也許真的有人很樂於頂替我們的位置,
但我只能說,如果早知道他是懷著這種心態,
雖然是我答應下來的承諾,但我寧願花錢雇請願意的COSER去代替我們受這個罪。

白泉社工作人員的體貼我們感激不已,
而由貴老師對我們的溫柔跟讚美更讓我們榮幸無以言表,

而台灣方面呢?
假借日方出版社及作者的名義狐假虎威,企圖滿足自己想被巴結的貧弱自尊心,
每次的簽名、與作者互動的活動都不斷地聽到不公平或漫迷被當笨蛋耍的情形,
台灣人還要搶在日本人面前踐踏台灣人,
出版社邊賺漫迷的錢還邊耍人,
如今我可真真正正的切身體會了。

另外還有一段小插曲,就是這位課長趁我們不在的時候,
進入我們放置行李的休息處,私自帶走我的提袋,並將我和影的私人衣物用品全翻倒在一邊,
當他被我們的朋友攔阻下來時,邊把提袋往身後藏,
邊理直氣壯的說這個提袋他別有用途。
他用我們應該感激到下跪的口吻說:

噯!這是我要拿給由貴老師用的耶!!!

這個人,滿口扯謊、欠缺品德和工作能力就懶得再說了,行為上簡直下流不堪。

這次在漫博的簽名會現場也出現了工作人員包庇熟識的人取得簽名的情形,
yahoo拍賣上也出現了很多 "拜託認識的工作人員" 所取得的專用簽名板,
是誰讓這些簽名板被標上價錢來諷刺漫迷的真心,甚至於淪為斂財的工具,
我想,由這種企劃課長所舉辦的簽名會,會有這種結果也是必然的吧。

其實就我自己接觸過的情形來說,不論是動漫方面或是演藝圈方面,
日本工作人員甚至於藝人本身的態度大多都非常謙和,
反而都是台灣方面的承辦人特別愛在中間擺架子,
只是嘴臉擺得這麼難看,一手遮天的獨大態度這麼明目張膽的,
東立的這位課長還真是無人能及。
我個人對他這種可惡的心態痛恨至極,他拿著誘餌企圖教育所有人的價值觀,
壓迫任何一個跟他接觸過的人,告訴所有人 "應該逢迎,應該拍馬屁" ,
當然他自己可以在這樣的互動模式中獲得他想要的"高等"地位,
但社會的整體價值觀和風氣卻因為這種人而毀壞。
更別提他藉職務之便利用的是書迷們的純潔心態。

記者會過數日,在面對大小媒體誇讚我們的COS作品時,
不但強調COSPLAY的部份是他們企劃課所精心籌備的,
還另外向我表示期間他們有多為我們盡心盡力,記者會後還盡全力地幫我們爭取簽名,
要我們為他的寬大胸懷好好感動一番。

可笑極了。

再者,我在之前的網誌上提過,說我很不願意把COS帶進一般社會裡,
就是因為這樣,當外界的社會在評斷一個COSER的時候,
他們所評斷的並非這個COSER個體,他們的結論會是 「COS界的人看來似乎都是如何如何」。
也就是說,一個COSER在面對外界圈子時,背負的是全COS界的價值跟地位。

一般社會對COS界的看法大多嚴苛且傾向歧視,
即使有部份人對COS並不抱持先入為主的概念,
但當一個COSER自己搶先擺出卑下且逢迎巴結的態度時,
外界的人就會理所當然地覺得COS界的人都很卑下,
並且應該以低賤的姿態奉承別人。

連帶效應下,當其他COSER要求得到尊重時,
這些觀念已經被誤導的人就會覺得沒必要尊重COSER,並且覺得這樣的要求很可笑,
進而更歧視COSPLAY。
我並沒有能力跟立場要求其他COSER改變價值觀,
只是,做人其實可以不用急著一開始就涎著臉,說著令人作嘔的謊話去巴結人,
更沒必要拿著自己以逢迎手段所得來的成果四處張揚洋洋得意,
沒有人會去羨慕一個自甘低下放棄尊嚴的人。

我所知道的COS界,每個人都很拼命地在提振COS界的形象,
一舉一動都擔心外界是不是會因此而對COSPLAY產生更大的誤解跟歧視,
但這次在記者會看到這樣的情形,
我只能說無奈了,有人努力填平這個坑,有人不斷在挖坑。

這整段過程中,我們得到東立出版社其它部門許多人的鼓勵與幫忙,
如今在不悅的心情得以向東立出版社反應的情形下,
事情以接近完美的結果落幕,在此我僅向某位內外在皆美的女士表達難以言傳的謝意。


附註聲明: 和東立企劃課合作的過程不甚圓滿,但整個事件已經落幕,
我們並不是本著要和東立談判的心情寫出這些網誌,也無意追究,
只是希望這樣的例子能夠做為未來COSER們和媒體合作時的借鏡,
避免同樣的事不斷發生。

這段期間大家所表達出的關心與感同身受的憤慨讓我們每個人都感動不已。


【在得到這許多回應後,我想補述一些個人傾向的感想,
我想這樣更能把我試圖傳達的訊息交代清楚,
如果不嫌麻煩的話,可以參考 "前篇補述感想"。】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9月4日追述

在 “由貴香織里來台記者會”後,同團朋友們陸續發表的網誌都得到了許多支持。
但基於網誌的公開傳閱性質,為降低爭議性,我想以COSER的立場做一些重點式的聲明。

1: 相關網誌並非因為拿不到簽名而做出的抱怨或洩憤行為。
一開始我們參加的目的就不是為了簽名或車馬費,所以有沒有簽名、有沒有車馬費,
都不是我們生氣的原因。為避免立場上的混淆,這一點請容我再度強調。

2: 對於記者會上有簽名時間及公關簽名板一事,我們毫無意見。
記者會本身就是為求曝光度而舉辦的,會盡力吸引記者前來也是理所當然。
因此自始至終,我們在意的是企劃課三番兩次以謊言搪塞我們的行為以及敷衍的態度,
我說過我很不願意詳細的重現那些對談跟具體描述對方的嘴臉。
直接說明的話,就是 “別人是大爺,我們是白癡 ”,
不要求把我們當大爺,但也不用明著把我們當白癡對待吧。

3:對於部份 “東立出版社之前所辦的活動也都辦的不錯啊…” 這樣的意見,
我不得不強調一點,
我們,在記者會中也已經盡全力達到水準之上的成果,
即使我們私底下受到讓人很不愉快的待遇,但是記者會上COSPLAY宣傳的部份並沒有受到影響。
不論外界如何判定記者會的成功與否,COSER都沒有任何水準上或配合上的失誤。

4:相關的所有網誌,只是我們以個人角度所發表的參與感想,
今天有多少人瀏覽或是多少人支持,是聚集了公開環境下每個瀏覽者的認同所導向的結果,
網誌中所敘述的均為事實,公道自在人心。

5:相關的網誌是以COSER的身份與立場發表,以COSER在自愛之餘也必須堅守立場和尊嚴為訴求,
至於辦活動的苦衷與公司制度大多官僚等說法,則與COSER立場無關,
況且這些原因的存在,也不代表他們就非得對我們露出前述態度不可。

總合來說,我沒有期待對方對COS有具體深入的了解,更沒有期待受到隆重的禮遇,
主辦記者會的企劃課內部行事作風是否官僚,也與我無關。
所以我唯一在意的是什麼呢,
那就是 " 在一個平等的合作關係中,COSER應該得到的基本尊重。"

如果今天我是透過業界關係參加記者會,
那我會是坐在席前冷眼等著這位課長前來公關,並且擁有預留的簽名名額的人之一,
但我以COSER的身份去接受這份合作關係,得到的卻是這樣的結果。
所以這位課長輕視的是我身為COSER的身份,換過來說,COSER在他眼中是不值得尊重的。
但這一點我無權干涉,社會中太多人都對COSPLAY既不了解,眼光中更帶著歧視,
在往來相處中,我們感到不受尊重,
但是這一切,是到最後記者會當天的冷言冷語,和擺明著“我懶得理你們”的態度,才真的惹怒了大家。
說真的,對方心裡是怎麼想COSER的,我們管不著也無意過問,但擺明著欺負人就未免太瞧不起人了。

在這些網誌的流傳當中,也許會有許多非COSER立場的人會覺得這件事沒什麼,
但我也說過,COSER要求的並不比一般人多,只求能得到與一般人同等的尊重而已。
而且非COSER立場本來就難以明白COSER在大眾眼光下的甘苦,
我想說的是,
在華麗的COSPLAY活動背後,投注的心力通常很難得到相稱的肯定,
在打扮華麗的COSER背後,有一份需要被維護的尊嚴。

在網路上可能只有十人百人發聲,
更廣大的沉默族群中,即使是內心認同我們的人,也未必會採取什麼行動,
但重點是 “我也沒有要大家採取任何行動 ”,
東立企劃課的這個事件,只是一個引子,
『自愛之餘堅守立場和尊嚴』是我努力實踐的目標和信念,
我想做的是在看過相關網誌的人心中播下這樣的種子,
不論它發芽與否,那是一個期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