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已轉移至 http://www.facebook.com/stay.deep.under
  • 9606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96

    追蹤人氣

青鳥症候群


對以往的我來說,那是充滿恐懼而危險的,
我習慣密密實實地把自己包裹起來,
以為無止盡的包容與忍讓、隱忍自己的情緒與想法,才是找尋平靜的方式。

去年剛開始時,新的COS界帶給我很大的快樂。
有許多新朋友來到我的生活中,
純潔的善意與熱情,讓我完全忘了COS界以前就存在的陰暗面。
直到那些東西又清楚地浮現在我眼前,
其實這些並不只存在於COS界,
在生活中、職場、學校都能看到人心被蹂躪的痕跡。

不時聽到有人說COS界很難交到真心的朋友,或者該說朋友歸朋友,
但友情卻未必能消融那些競爭心,
比較心、排擠、刻意的無視或有形的壓抑,
虛假的熱情和那些戰鬥的眼神。
我明白很多人想凸顯自己的存在,
但是,凸顯存在並不一定要否定別人或抹殺別人啊。

我對COS界特別扭曲的人際關係型態感到無法忍受,
因此覺得COS帶來的快樂遠遠不及痛苦。
所以我一度逃離COS界,但我在生活中卻逃無可逃,
身邊人的冷言冷語和出於嫉妒的排擠,整個學生時代從沒暫停過,
而我也在這種事情一再發生的情況下,開始過度在意朋友對我的看法。

我無法學習所謂 的“社交模式”,也無法不付出真心誠意、只用隨便的心態來交朋友,
到最後,我仍然只能選擇“等待對方在我無微不至的體貼與包容下受到感動、
因而肯定我的價值”的交友模式,
朋友說我選擇了最麻煩最不討好也對自己最殘酷的一種模式,我也知道,
長期包容朋友的冷言相對與承受原因不明的忽視與壓抑真的很辛苦,
但是我選擇等待,
我以為時間久了對方自然能瞭解我想做朋友的誠意,
以為對方遲早會發現不論他以言語態度傷害了我多少次,我對他的心意也永遠不會改變,
我以為總有一天他會因而感動。

只是我的期望老是落空。
就這樣,我和我心中的自己不停的纏鬥,反反覆覆膠著難辨,
於是板上的每個人都聽我一會說著 “我要改變了”,一會又說 “我要堅強起來”,
不消幾日,又為了那些企圖擺弄我價值觀的行為低落到難以自拔,
我感到痛苦不堪,醜態畢露。

記得我還因為這樣的反應被人認為是軟弱,
柔軟而容易受傷並不代表脆弱啊,面對友情的考驗時,是我一次一次從傷害裡從頭挑戰,
沒有因此對友情失望,沒有因此失去對人心的信賴與期待,
我沒有以牙還牙、以眼還眼,
我沒有輸給自己的負面情緒而任意發洩出來、造成周遭朋友的壓力,
是誰軟弱?

青鳥症候群,我不知道有沒有這樣的名詞,
我和一位生命中最重要的朋友共同經歷了許許多多之後,她做下了這樣的結論。

「心靈受過傷的人,必然會執著於同樣的情況,
唯有在同樣的情況下求得不同的結果,心靈才能重獲自由。
就像追逐著幸福的青鳥,堅信只有捉到青鳥才能得到幸福的小孩,
遠離家鄉與親愛的人,忘了真正的幸福所在。
這是常有的情況不是嗎? 母親指著別人家的孩子說自己的孩子比不上對方,
然後孩子在沮喪之下不斷努力追逐母親的認同,失去自己的方向與想法,
不由自主的以為只有得到母親的認同才是重要的。」

「青鳥症候群就是說你不由自主的想求取“否定你”的人來 “肯定”你,
別人愈不承認你,你反而愈在乎他對你的看法,愈希望得到他的肯定,
最後弄得滿身是傷,自信也消磨怠盡,以為自己是沒有價值的人。
但那是錯誤的,人的價值不能交由別人來認定,
一旦將評判自我的權力交出去,你就會不斷被傷害,
因為這世界上沒有人有足夠的自信,
而大多數人會殘酷地選擇否定別人來增加自己的自信,
明知道不可能,卻非這樣做不可,你深陷在名為青鳥的心理疾病裡。」

這道理每個人都懂,但卻如此難以了悟。
而青鳥症候群這個名詞也在我和那位朋友的生命中活躍了好幾年,
我們深掘心靈深處這個難以改變的傷痕,直到現在。

半年多前以來,我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
用痛苦和心痛都無法形容,花盡了一切努力與調適的空間,
最近,我開始改變,畢竟在傷心的盡頭,人總是能看到一些其它的東西。

日前在一個情況下和某子聊了一會,
閒聊間我驚訝的發現我竟然能對這些感覺侃侃而談,
那種感覺很奇妙,現實中是我在敘述給對方聽,但卻更像是在說給自己聽。
以往我不能接受、也不敢審視心裡那塊傷痕累累的角落,
現在看著它卻覺得事不關己,
冷漠了嗎,麻木了嗎,不在乎了嗎,
我想那是一種成長,因為我已經跨越過去了。

在這一年多的時間裡,我從幼稚到努力掙脫一層層的束縛,
學著磨鍊自己的體貼與溫柔,卻不要再盲目的付出。
我不再去想造成這些傷害的來源,是因為我允許朋友有機會傷害我、還是別人對我太狠心,
我不能再停留了,我必須往前進,
我從沒這麼迫切的想醫好我的病。

如果能夠,但願能不再受那些無心或有心的壓抑影響,
我謝謝所有在板上陪我一路走來的朋友們,
在艱辛的過程中,是你們用有形的熱情支撐我,才讓我能在COS這種興趣中,
看到更廣大的世界,並得到改變自己的決心。
也但願成長後心靈健康的我,也能在什麼時候成為妳們的支柱,
能在妳們的人生中成為一股小小的助力。

這篇寫得有點零亂,畢竟我心中百感交集,或許日後等我思緒清楚了,
能夠再寫一篇同樣主題的感想,讓這個經驗能在誰的成長中派上用場。
( 哎! ↑這句大家可能都聽膩了~不過我是真心的喔! =D=)

以上這篇同時也給AMY。:"))


11/22 pm11:40 一覺醒來,我看著睡前寫的這一大串文字,
我心緒仍然紊亂,複讀時不自禁湧起一陣感嘆,
如同朋友所說,青鳥症候群如此常見,
被朋友否定過的人在朋友身上苦苦追尋認同,
被老師否定的人則對學制學歷懷有情結,
被社會否定的人總是立志一定要揚眉吐氣。
受了傷就需要撫慰才能痊癒,於是每個人都追求著心中所認為的"青鳥",
想要逃離自尊受傷所帶來的束縛。
但是,這其中有多少人選擇了傷害別人來撫慰自己受創的自尊?
不論失去自信的原因為何,為了爭取自己的存在感而抹殺別人的存在價值,
我不禁要問,怎會有人以為青鳥能夠以傷害別人的方式得到?

回想起來,那些過往的"朋友",
總是覺得我天生佔了許多便宜,沒在他們面前低頭流淚,就認定我必然活的無憂無慮,
所以他們暗暗地剝奪、毀傷我的自信和自尊,覺得就這樣借他們發洩一下應該也不為過,
以為我看不見他們包藏在言語間的惡意,覺得我不變的微笑是因為愚蠢無知,
進而予取予求,需要我的安慰與支持時從不客氣開口,
當自信動搖時卻立刻以言語貶低我來抬高自己的身價。
我並不懼怕攻擊與惡毒的言語,來自外界的惡意我見過太多太多。
只是那怎能來自於我的朋友?
我難過的是,當他們藉由傷害我來得到成就感時,怎麼從來沒人想過我是怎麼對他們的?

最後的最後我終於懂了,
終究人家不是要和我做朋友,或者說人家希望做的是 "我在低、她在高" 的不平等朋友,
所以要不斷地傷害我,要我為自己的外在羞恥,要我覺得自己的內在愚蠢。

總是學不會放棄,因為我付出得太多,被糟蹋得太多,
我也有我的不甘願,
我不相信對待朋友的體貼、真心,真的就這麼一文不值? 我想堅持到最後!

那是我的青鳥症候群,
無止盡的要求自己再內斂一點,要自己用更多的包容與體貼來承受這些傷害,
以為傷害到了最後,能換來別人的感動。

不過一切都該結束了,我仍然會以我的方式努力,
傷害只會帶來傷害,那是不變的真理,就像那些以為傷害我能治癒他自己的人,
最後逼得我離開,那麼只是他自己讓自己落到被人放棄的結果罷了。
真正失去了價值的人是誰? 不是我。
我仍然相信只有溫柔真誠的心才能交到真正的朋友,
但該放手時就該放手,我不會再陷入青鳥的陷阱裡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